十二天軍旅生活 (前)

畢業至當兵前

結束研究所離校手續後,便回到家裡等兵單。某方面來說不算等兵單,研發替代役可以上網填入營日期,選擇適合自己的梯次入伍即可。彌補好幾個寒暑假都沒回家的罪過,於是跑去報名汽車駕訓班,沒想到現在學開車外加考照要一個多月,那麼先前填的入伍時間來不及,在確定報名的日期前修改即可,往後延了一個梯次,直到九月中才進去服十二天的新訓。

駕訓班

在這一個多月間,駕訓班平均兩天上一次課,每天排課差不多都是早上八、九點,其中突然有一陣子沒辦法練車,因為有某一梯次的學員要進行考試,好幾天就空著練筆試。上班時期才去學開車也許是個艱難的選項,而我們花蓮的駕訓班排課好像只到晚上六點,想必下班也會來不及。與公司、役政署那邊確定好時間,也要把這一人生階段任務完成。

大家都說以前駕訓班就學手排車,於是一開始學手排車,後來發現對離合器的協調性不足,換自排車繼續學。開了手排車幾堂課,轉換到自排車就覺得相當簡單,自排車比較不會打錯檔位,也許是因為檔位設計的問題吧!哪天教練車高檔一點說不定就好辦了。咱這點自尊先捨棄吧。

不曉得其他駕訓班是怎麼教開車,背口訣打方向盤的圈數、看後照鏡與標線之間的關係,一開始總是憑感覺打方向盤,結果常常被教練說嘴。心想那些口訣換了車就不一樣,而且每個人坐在駕駛坐看到的視角關係也不致相同,我到底該信什麼才好?內心好煎熬啊。

有時開車兩個人輪流開一台車,兩個學員相互看開車的情況,也不知道為什麼幾乎都是女孩子,而且開車技術都還算不錯,像頭文字 D 那般的快速打檔,感覺平常就有開車,坐在一旁都好佩服。後來才發現教練幾乎都帶女生,怪不得安排上都是跟女生居多。開 S 灣的時候壓到線時,當一旁人的一言不發,腦補病患可承受不住的。

直到考試當日,當日早上八點集合帶去監理站考試,筆試背罰金額度的總是相當惱人,那一天死記活拚也弄了個 97.5 分,明明不該是這麼困難的項目,帶著沒拿到滿分的遺憾迎來下午的場內考試。場內考試依舊是各教練分開安排,排隊上車進行測驗,由於監理站人手不足,其他教練評分時仍有全程攝影,待考生坐在後座看前一個考生跑完全程,六十多個人坐在安全島上等待考試。各自帶開後,不出所料這島都是女生,而另一頭都是男生,教練們的合格率賭盤就開始了!不得不說,大部分人都是考自排車,非常少數的人考手排車,大部分上坡起步退場的也都是手排車。

一般而言,大家都以為這樣就結束。「不是的」,像我這種總是可以走到特殊路線的人而言,恰好多了道路駕駛考試,也就是在今年六月開始強制上路的考試,必須在外頭繞一圈合格後才能拿到駕照。好在是在花蓮考試,如果在台北考道路駕駛也許不堪設想。開車出去前要口頭報出車況,我永遠不能明白當初定說要檢查車底的高就在想什麼,要蹲下去看車底高喊「車底無異物」,並且是車子四個方位都要走過去喊,想必在外頭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這一點。為了安全考量看一次,但看到四次只有強迫症患者做得到吧。

說起如何練習道路考試,那是一件很有趣的故事,一般人會想說教練會帶著進行第一次的練習,結果我們教練要求讓家長帶我們去開過一次考試路線,不是家長開給你開,而是你開給家長看。多嚇過幾輪後,教練才會帶你出去練車。然而,礙於其他因素就沒拜託老爸帶我去開。於是-第一次開車上路,沒有經驗的我開車載妹子出去啦,教練還說「把這當載老婆小孩,一句話都不會說,你得一個人開車。」,幸好平安落幕。隨後幾次練車,曾跟著奇葩一起,坐在後頭都會嚇死,教練說道「輕踩壓車減速」,心中吶喊「等等,咱們突然停在路上,停了,真的停了」,原來他沒有騎過機車、腳踏車上路的經驗,當初還以為大家都會騎機車才考汽車,這世界還是很奇妙的。

拉著老爸練了一周的車,考試當天等了三個多小時才輪到最後一個我,坐在前一個考生後頭時,從頭到尾一直在喊「饒了咱吧,快把你的雙手放開,疊在一起放在方向盤上搖來搖去,咱的心臟要受不了」一個急轉彎壓了慢車道過去,全程超速駕駛,考官全程也不能說話,不知道那樣子還算過嗎。等到我開完路線,監考官叫我多開一段路回駕訓班,那時教練們聚著才開始抱怨「現在的年輕人啊…」

老爸拉著我去開台9、台11線,中間繞光豐公路,練習在山路上轉方向盤,開車還要閃遊覽車之類的驚悚橋段,一旁就是山溝,還有道路坍方的單向道,想起來還是得再多多加強。要練到開山路不踩剎車,再開始載人?

練身體

雖然這年頭研發替代役只有十二天的新訓,人生這一階段還是練練身體。每天下午跑去附近公園跑個六、七圈,順便拉著老爸去運動。

覺得慢跑的最重要因素還是腿部和腰部肌肉。高中時間肥到 76kg 時,跑個 1600m 都覺得辛苦,剛上大學覺得自己是個一無是處廢物,大一的生活就有固定跑到宿舍旁邊的操場運動,「因為太廢了,這八圈是懲罰」
。然而,轉學後就一陣子沒運動,直到大三開始跟轉學生學長一起住,瘋了才去跑校園兩圈練半半馬 10km,後來還真的跑去參加半半馬,一個人在人群中擠來擠去。但上了研究所兩年完全沒運動過,每天走三十分鐘往返學校而已。突然跑起 3000m 還是很刺激的,調個一周才讓大腿適應。

後來被老爸抓去花蓮太平洋公園旁的道路跑步,第一次在下午三點太陽正熱,即使有海風吹著跑起來還是相當折磨,單程約有 2km,來回跑就有四公里多,在海邊跑步如此現充?不對,觀光客騎腳踏車、機車超輕鬆的從你旁邊呼嘯而過,而你只有看著狹長的海岸線估算要以何種步伐才得以抵達盡頭的份。

Read More +

吶,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長途跋涉

碩二下的剩餘幾個月裡,一般情況在口試前一個月開始把實驗補齊,前一週才把論文寫完,隨後口試完,再花個兩三週把論文丟到圖書館後離校,以上是一般碩士生的的常態生活,而我可能就有一點特別。碩二上學期結束時把論文概要想完,過年把中文論文寫個草稿,下學期便耗費數幾個月與老師來來回回地改了好幾輪,一下子就來到了學期結束。

「長篇化就拜託你了」-《情色漫畫老師》

不得不說,內容改了好幾個月,把一些不太想說明、為什麼要說的部分釐清變得相當困難,大部分不想說明的內容、晦暗不明的語句依依剝離出來,反反覆覆地增加了四十幾張圖片,使用 Tikz 這等套件畫圖,可說是相當痛苦得一件事情,一張圖片可能就要花一整個早上來完成。

細節實作的「道理」與其實驗結果,逐一補上「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會快」、「為什麼選用這種方法」諸如此類的問題。在撰寫時只覺得這麼做是對的,感覺上沒有錯,實驗上可以驗證是對的,一被問起來仍是一臉茫然地不知如何說明,還得回去思考到底要怎麼說才能容易明白。

「這不是超過 100 頁了嗎?」-《情色漫畫老師》

一路寫到五月底,而六月初口試的當下,口試現場來了四個教授來聽,相較於學長那時的三人排場的確更盛大點。壓縮簡報內容至一百頁內的投影片,才可能在四十分鐘內講完呢。那些不想細講的內容,在論文裡不說又會被老師要求,口試的時候能不能不說?百感交集下,硬著頭皮一路殺下去講純資料結構和算法的改進,對於一般做計畫而生的論文,我的內容肯定很無趣吧。要是我能強一點就好了。

「要是我能更強就好了」-《夏目友人帳》

講完近一個小時的成果發表,講累的我還一度沒聽懂要開離教室,等待委員商議是否能通過的會議,口試的評分表不知道是以怎麼方式運行,坐在教室外的我焦慮地等待,心想「是不是做的內容有些瑕疵,還是已經有人做過了?還是內容不足以作為一個碩士研究?」

教室那鎖不好的木門聲響起「嘣」一聲,老師從門口向著我說「下去把 XX 一起叫上來」,走下樓把一起口試的同學都叫來教室,才聽到「恭喜你們通過口試」,讀了兩年就等待這一句話,那究竟是怎麼樣的體驗,感覺有點不切實際,就這樣子了?

「這是奇蹟」-《正解的卡多》

儘管已經提早口試,內心再怎麼雀躍,也無法順心地馬上離開這裡,每天依舊來來學校做點雜事,「鈴~鈴~」實驗室電話一響,電話那一頭「有其他人在嗎?那個誰在嗎?麻煩上來一下」,早上十點半的我只能無奈地「誰也不在,現在只有我」,收到「好吧,那你上來」的日常似乎沒有太大的差異。

口試通過後,就該加緊腳步離校了對吧?離校的兩大關卡——口試審定書和離校同意書,過了一關後,還有一關無法通過,那要怎麼通過老師給的離校同意書呢?方法可說是千奇百種啊,男生的最終武器應該是兵單吧,不然總是問最晚什麼時候你才會離開而避開要簽離校,也許還有另一種可能,讓老師覺得「留你也沒用」,幻想著跟老師說「老師啊,就算沒有我,地球也照樣繼續轉,留我做什麼呢?」

「就算沒有我,地球也照樣繼續轉」—《櫻花任務》

六月初那時,別老是問我「為什麼不走?」,心想「如果能走的話,早就離開了」,這麼能輕易明白的道理,在我身上就這麼難以理解,萬事皆有因,而螢幕前的你是否能理解我呢?看著行事曆上的工作吧,「六月十九日,校定期末考週」這下明白了吧,原本以為可以託付給學弟撐著弄分散式部分,沒想到碩一期末時期這麼忙碌,弄個作業就兩三天不見人影,實驗室好幾週進入三班工作制。

撐過了幾週的工作準備和實驗環境修整,期末考週終於可以好好休息,考題總要給老師弄好,助教輕鬆地去監考就行了。期末考當天監考完,由於沒有確切的參考答案,當下也不知道怎麼向同學描述怎麼寫才是對的,要提示到哪種地步,當下感慨萬分,「對不起,這裡你要自己想,我不清楚」。

原以為老師很快就可以改好考卷,沒想到突如其來的論文 deadline,使得改考卷一事被拖延,然而送成績又是一週後的事情,先放個三天讓老師去改。催一下進度,發現一題也沒改完,先改了兩題,剩下的題目再給老師改。在放個兩天,還是沒有太多的進展,再跟老師要了兩題來改,到最後還是由我改了大部分的題目,為 … 為什麼會變成那樣?

「為 ... 為什麼會變成那樣」-《情色漫畫老師》

七月初到,仍然沒有辦法離開學校,事情接踵而來,弄完轉系考才能離開,又有實驗室經費要花,交代事情的當下只有我在學校,「嗯?怎麼?」對於研究生要在一早十點九點到實驗室,想必是個相當難的議題,學長們可是曾經全員不在而被叫上去罵呢,而我嘗試支持了一年多,電話從我座位旁響起到接起已成為最佳化的結果。在空無一人的早晨接電話,對於指定任務交代給尚未清醒的學弟等。買伺服器時,得再三催廠商寄送發票;買耗材時,得催學弟別忘記。

「太奇怪了」-《愛麗絲與藏六》

終於到辦公室跟老師提了兵單,才從老師口中說出「下週會簽離校,順便回去實驗室跟他們說」一回到實驗室說,便聽到「為什麼老師不願意簽我離校啦」,說出「下週可以簽離校」,感覺同學得知這消息倍感高興。而在那週開會的結束時,跟老師報告做的事情時,僅剩下我一人了,順帶把離校同意書一起簽。

回到實驗室,滿是「可以離校了」「什麼時候清東西」的議題,這些話題平時離我太遠,使得我無法參與討論。學弟反過來問「那你什麼時候打算簽?」說起這個傷心事,原來我總是比較特別的部分對吧!我不知道要提些什麼,悄敲地回應「為什麼覺得我沒簽呢?」然而,在簽之前,比我晚口試的古學長早在前幾天拿到畢業證書,而我才剛拿到手。不經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與價值。要從口中說出「拿到了」,內心可說是五味雜陳地說不出啊。

「我拿到了」-《情色漫畫老師》

突襲再訪

敬請期待

再續故事

敬請期待

可能走向

敬請期待

誌謝

以下收錄於論文中

能順利地完成這篇論文,首先,感謝劉邦鋒和吳真貞老師的指導,在論文架構和描
述手法的教導,才使得篇幅雜亂的初稿便得更加地易於理解,討論過程中更加地精
練專業知識,學生在此衷心感謝老師。

特別感謝中央大學的郭人維學長,拉拔在演算法及資料結構領域上的研究,其給予
的助力使得論文開花結果。更感謝在網路上許許多多來自各方的朋友分享研究心得
,讓彼此切磋茁壯。

在進入臺灣大學研究所的這兩年中,感謝實驗室學長們的鼓勵與支持,本對於學術
研究文化和自身能力的迷茫,接受學長們的啟示後,最終得以撐過第一學年。在第
二年中,感謝共同奮戰論文的古耕竹、古君葳、鄭以琳、吳軒衡等同學,彼此加油
打氣,使得在撰寫論文的路上並不孤單,督促進展、協助撰寫與驗證想法更加地順
利,願你們也能順利畢業、研究出滿意的成果。

在研究實驗上,感謝實驗室學弟張逸寧、林明璟、蔡慶源、朱清福的參與,被迫實
作出放置於批改娘系統上題目,這些題目原本為論文的一小部分,可透過不同資料
結構與算法解決,在本篇追求效能極致的路上貢獻了一份心力,為本實驗結果給予
更有信心的立論基礎。願你們在接下來的一年裡,經過老師指導與同學們相互引領
下順利畢業。

此外,特別感謝高中時期帶入門的溫健順老師,在選擇領域分組時,相信我在資訊
領域上的發展,拉近資訊組培養,經歷三年的教導後,才能順利走向這一條道路。

最後,感謝家人們一路相伴,進入資訊工程領域後,經歷大學轉學、延畢到研究所
的路上,對我的選擇給予支持。

感謝上述的各位與師長們一路上的支持與資助。

Read More +

純粹 Part 2

接續上一篇所講,繼續說下去吧。

「神明曾向某個青年下了詛咒,那是看到悲傷之人就會全身感到痛苦的詛咒。青年為了避免自己痛苦,於是向所有悲傷的人伸出了援手 —— 神明著著他的樣子,仿製了一個外貌、動作與他一模一樣的假貨,他也像真正的青年一樣對所有悲傷的人伸出了援手。神明分別為他們起了名字 —— 一方為善,另一方為偽善。你覺得哪個是善,哪個是偽善?」-《重啟咲良田》

純粹究竟是什麼樣子?不帶有任何的自我意識,完全地無意識到周遭,更不會去評斷做了什麼,就只是去做,最終是好是壞那又是什麼?不是我們給予一個行為或結果的解釋嗎,都只是解釋的話,真相有必要探究嗎?若是純粹,那還可以被稱作人?還是被稱為機器人合適?

純粹地,想知道。

日常篇

原本只是想做一個簡單的平行算法,從趕 Conference 論文換成 Transaction 論文,原本 Conference 論文頁數不得超過十頁,導致很多提及的數據結構都不太想仔細說明,咱的指導老師只好先改其他人的論文投 Conference,而我被安排到投 Transaction,沒有任何時間壓力。

三月中是個分水嶺,同屆的只剩下我要寫論文,其他人已經不用到校 (只要不接助教工作,事實上不必總是到實驗室),而我還接下了平行助教的工作,到學校等著論文修改的 on call,平常實驗室只剩下我和學弟們,不時跟他們討些作業來做,亦或者討論計畫所需要的算法。也許有人會想問,那實驗室的博班學長呢?只有 meeting 那一天有機會在實驗室見著,平常是完全的零交流,是非常平行的實驗室呢!

當助教的日子裡,就像去年一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覺得這樣下去不太行。」,若跟其他人一樣顧好自己畢業,其他事都不管的話,這裡的許許多多事情終究會重複上演。設計題目出測資,看相關論文後,做個簡單的簡報,在每週跟課的時候跟同學說明,為了設計新的題目而調整系統,按照這個行程走,每天都有一些工作需要處理。

「和其他人一起努力的話,很多問題可以迎刃而解」-《3月的獅子》

然而,做的一切還會被同學嫌。要說這裡是台大嗎?讓我這個半吊子當助教本身就是錯的,我是來學習的,不是來工作的!真正值得學習的對象卻很少出現在我眼前給予我指導,曾經的我也好想在這裡永遠追隨某人、想和其他人一起努力,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規則和約束,能一起努力的機會就更少了,有著各自的工作與理念,即使在第一學府眾多的人群中,也未必能找到能共事的同事。

助教工作時看著自己專研過的算法和代碼,不時地仍會看著其他人的程序學習,儘管在運行上可能不是很有效率、邏輯不漂亮。別因為追不到我的程序就放棄努力,我仍然可以向妳學習「就差那麼一步,你的想法將會推翻整個局面,本該如此的美麗,卻少了最後那份信心。」《3月的獅子》,別過於相信我,我並沒你們想像中地強大。

「本應如此地美麗」-《3月的獅子》

論文從十頁放寬到二十五頁的限制,能放置的圖表更加地豐富,老師要我從祖宗十八代的算法開始描述,必且要講得可以不查閱其他論文和資料就能閱讀,大部分的內容都被要求重寫,提及約十個算法、快二十張圖片說明,製圖耗費的經歷更加地多 (原因都來自於版本控制的需求,畫圖都像寫程式一般),調整描寫順序,用最簡單的方法講清楚一件事情,於是一下子就到了快二十五頁。改我論文的痛苦已經充分展現在老師的臉書塗鴉牆,那大概是老師有生之年第一次這麼辛苦。

「為了創作出傑作,我正在養精蓄銳」-《我的妹妹是黃漫老師》

別太期待會有什麼特別的,自己覺得挺簡單的,可能還沒有什麼用呢。

計畫篇

因為要回學校當助教又要改論文,暫時辭去了實習工作 (留職停薪?為什麼不打算讓我離職,怎麼想都很奇怪,這麼照顧我,真的辛苦你們了),畢業之後又會到哪裡,做些什麼事情,不經讓我想起《秒速五釐米》的那段話,

「總之這幾年裡,我很想向前邁進,想觸及那無法觸及的事物,儘管不知道那具體指什麼。我不知道這份勉強的感情是從何處如何孕育而生,只能一味地工作,等回過神來,日漸喪失彈性的心靈是如此傷痛。接著某天早上,我意識到過去那份銘刻於心的感情已消失得無影無踪,我知道自己到了極限,於是辭去了工作。」─《秒速五釐米》

那份心情到底要如何醞釀?為了什麼而活的心情?想等待著什麼樣的日子?太多太多的問題想要知道,還是不需要去想意義,若是每一件事情都去找意義,那就不能做事了,那先做看看吧,誰也不知道答案!當然,接受包養的情況也是可以接受的!

「請包養我!我真的不想去工作」-《不正經的魔術講師雨禁忌教典》

理念篇

在台大讀研究所,有時會覺得佔了某人的位置,畢竟一開始的我並不在這裡,而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卻又不怎麼出現,我出現在這裡合適嗎?如果合適的話,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如果不合適的話,又為什麼要這樣要求我?不得不去思考這些問題,否則就很難邁出下一步。

「有時我會覺得佔了某人的位置,這讓我感到難過。比方說,活在世上就是一種浪費,霸佔了其他人的位置,他們也許能活出更有意義的人生」-《愛在來世》

很想追祢,也很想追妳,在同一個次元也罷,不同次元也行,那是成為一般人且獲得認同的證明,對於我是如此地渴望。

「就算是距離無法縮短,也不能成為我不前進的理由」-《3月的獅子》

人們說那種東西只是個雙保險,也許,只是害怕一個人待著,那晚的事情我還記得很清楚,晚上十點多寫完程式闔上筆電,跟家人說聲晚安,走上樓睡覺時,覺得今晚是如此地奇怪,總覺得從另一個視角看著自己,但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無疑地躺上床後,馬上被寫程式的疲累帶進夢裡。

半夜突然驚醒,正要拿起手機看時間,坐在床上都會倒下,在半夜裡無助地喊著,一邊思考著「是不是要結束人生了,我的腦已經要停止運作了嗎?」還好那時在家裡,半夜還能被送去急診,無力的我還得被推著輪椅進去,醫師只跟我說明是「腸胃炎」,那時的我不怎麼相信,畢竟腸胃炎都得過多少次了,都還沒遇過這種情況。

躺在上休息的我,吃不下也喝不下,就只是發呆著,等著可以分清楚方向,那時朋友仍用著我的帳號在臉書發圖文,家人還以為我已經好到可以用手機發文,誰都不知道、也沒發現早已陣亡的我,一如往常地回覆我。這才發現不需要我也可以正常運作,這世界的容錯能力很好,一瞬間就可以修正我這個錯誤。之後的我更沒想過會失去平衡一個多月,車也不敢騎,頭也不敢回,快速轉個頭可能就要跌倒,那究竟是什麼情況,至今還不清楚。

「我十七歲的時候還在妄想著『自己會不會成為很厲害的人啊』」-《3月的獅子》

曾經的幻想「自己會不會成為很厲害的人啊」,到了考大學的結果才發現一點也不行,有些東西就是學不來,真的學不來呀,怎麼樣追逐的速度都跟不上,只能在一旁一味地看著自己離大家越來越遠,最後吊了車尾。

「想到要為了賺錢,埋首研究如何讓日常生活更便利,就受不了,我要為了思考而思考」-《世紀天才》

我想要為了思考而思考,找了工作後,身旁的人就很在意薪水多高,不斷地吹捧那薪水價值,但我想那都不是重點,回顧一個常見的小故事——

〈說話的藝術〉的小故事「如果你說一個女大學生,晚上去夜總會陪酒,聽起來就不太好,可如果你說一個夜總會小姐,白天堅持去大學聽課,就滿滿的正能量了。如果你說你是一個學者,開了個公司,會被鄙視,認為你俗,真是斯文敗類。可是如果你說你是一個商人,經商之餘還專研學術,別人會肅然起敬,尊稱你為儒商。所以說話的時候,順序特別重要。」

我想說得差不多對照類似的意思,強調的順序反了!理念上感到非常奇怪的點。

貼了圖不久,就收到了訊息
「你可以為了思考而思考」
「然後錢給我,幫你花!」

此時,我的心情寫照

「你這麼說的話,不就是在表達想跟我永遠在一起嗎」-《從零開始的魔法書》

儘管知道這只是純粹的話,仍必須好好地建造高牆,否則容易受到動搖。

Read More +

純粹 Part 1

從二月到五月這段日子,發生了許多事情,也有些不變的日常。其中,有一段疲於應付的日子過得水生火熱,又在其中穿插了幾段小趣事,獻給想到聽八卦的朋友們,接下來將分成感情、日常、計畫與理念四篇。

感情篇——在一月時已提及了大部分感情篇的要素,那些沒有後續的故事,通常不太想去提及、不想去談論,那是純粹的還是虛偽的感情?這些問題隨著這段日子不斷反覆思考著。

日常篇——講著大部分的實驗室的情況,我的日常不是一般的日常,回家就是睡,醒來就會在實驗室,說是一般的娛樂,也都是在學校度過。其原因可以歸納在「反正我沒有朋友、沒有女朋友,有著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去思考。」

計畫篇——計畫著下一階段要怎麼運行,一旦失去學生身份,就得開始履行當兵義務,而當完兵又是怎麼樣的日子,我應該要以什麼的理念活下去?

理念篇——從國小曾思考著「世界是否從我眼界下才開始構築」,到現在不斷地加深自己的理念,與其拓展到個方位上的思考轉換,那些思考有什麼意義?

感情篇

明白和揣測對方的想法,就像寫程序就能想到執行的預期結果是怎麼樣子,只要構築環境與每一步的指令都相當明確,那麼結果必然呼之欲出。這個能力用於寫程式很方便,一旦用到了感情上就不被接受。

當朋友身邊有著不錯的對象,也有著像漫畫劇情般那樣發展,在對方尚未開口的處境下,喜歡與不喜歡就決定於下一步,有可能錯過一個表明心意的機會,人生就差了十萬八千里遠。基於上述,學弟和朋友們開始喧鬧「不試著找個機會告白嗎?」「她應該在等你了吧」… 等。

「其實我不善與人交談」-《風夏》

「別鬧了,你們不夠理解她,她本來就是這樣子的人 …」那些無法用語言表述的推測,明確地告訴我,對方本質加上輸入後的結果-不會成功、也不會失敗,沒有機會告白,也不會有機會告白,我試著將這些跟朋友說到,但是誰也不信我。

然後到了某天早晨,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傳了一張圖片過去,上頭這麼寫著「我有著一種能力,喜歡的對象總會有男朋友」想著考慮要交男朋友的她,我的能力也許能幫上她,「妳交上男朋友了嗎?」如此地問道,收拾著包包去學校,在等十字路口紅綠燈時,看到走在一旁男女國中生們,才想起稍早些到底做了什麼蠢事 …

看著中午時,手機傳來了訊息通知,在開啟之前,內心感覺就像是考卷在發的過程中,在台下能明確地幻想到下五分鐘的未來,那種心境和感覺在此刻重現,「求你了,我所想的預測不要成真」忍了很久,開啟的第一句話大致上說明故事已經落幕,心裡早就知道的事情,真實呈現時的痛苦啊!

「雖然知道會這樣,不過還是很痛苦啊」-《清戀》

沒事兒,至少在情人節之前挑戰過了,失敗就可以給各位朋友一個交代,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我已經不要緊了」「連我的心靈支柱 … 我以為的心靈支柱都這麼說 …」

「失敗就意味著挑戰過了」-《3月的獅子》


那件事情也過了一陣子,開學前就要忙於論文報告和助教工作的準備,這段忙碌的日子過了好一陣子

「Hello, 我來了」在晚上九點多的實驗室門口傳來熟悉的聲音

「Hello, 妳怎麼突然來了?」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只能隨手抓個詞應答道

「剛 meeting 結束,過來看看你們」
「你還記得我的論文做些什麼嗎?」

「還記得些,我記得是運行 XXX YYYY 達到 XXXX」對於記憶有點信心,至少認為特別的或重要的事情不會忘

「沒錯!今天老師跟我說 …」

憑藉著演算法的那些小伎倆,在不擅長的領域到指出自己的想法,希望我還可以派上用場!在這一晚,我想在一旁的學弟又會開始幻想些什麼,儘管在失敗後告誡他們別再拿我的蠢事開玩笑。想著沒有信心地講完後,又要無奈地應對他們,這一晚的關卡好難過。

又過了一陣子,某個晚上

「Hello, 我來了」這種開場白,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這麼有趣
「你們實驗室有 XXX 可以借用一下嗎?急用」
「我們不是做那一領域的,不會有的,你有問過其他實驗室嗎?」
「沒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問你」

此時,我心中的寫照 《廢天使加百列》
『妳這樣子說,等等我要怎麼跟學弟解釋啊』這個誤會嚴重影響到擅長腦補的朋友們啊!

四處問了下相關領域的學長們是否能租借,最後只能安慰著「明天老實跟老師說吧,沒關係的」

又過了一陣子,某個下午

「Hi」又聽到熟悉的聲音,但下午寫程序到了一半,暫時不想停止手邊的工作。
「你們實驗室有 XXX 可以借用一下嗎?」

學弟起身,翻著好久沒有整理的紙箱仍沒有結果。工作告一段落的我,加入搜尋的行列
「看起來是沒有,就算有,那可以用嗎?」

「應該可以吧?」

繼續翻著箱子說道「看起來是沒有耶」

「ㄟㄟ,你在寫些什麼?」走到我的位子上,稍微看著螢幕上的程序說道

「那個 … 我在寫學弟的作業」身為學長寫著學弟的作業,完全感受不到威嚴

「我的論文重要?還是學弟作業重要!」

突然間,實驗室的人都在竊笑,想必此生的我已經結束了,這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廢天使加百列》


四月初仍忙著論文撰寫,在這修改的煎熬日子裡,不是等待回應,就是將描述手法改來改去。然後,之前在遊戲《楓之谷》認識的交大某數已經提早把論文寫完等畢業,週末突然問我要不要去拜月老,一個剛跟女友分手的正常人和一個從未正常交過女友的肥宅就這麼約著網友聚會去龍山寺拜月老。

不知道那天是怎了,想把手上的事情放掉,鐵了心想做了不同的事情,但是關於「出門拜月老?」這個出遊議題,在內心掙扎著「出門就輸了,若去的話就驗證我二十多年來的失敗 …」最終,由於沒有任何不去的理由,隔天一早就出發了。

當日頂著大太陽,什麼事前調查都沒準備,那麼拜也沒什麼效用,想著當作觀光之旅來看待。至於月老求姻緣的部分,秉持著平常心看待囉!好久沒有拿著香在寺廟裡晃來晃去,有拜學業、拜健康、拜姻緣還有拜商業 … 等。想到自己要來拜個姻緣?嗯,這種無法明確努力的項目,就像天生註定的,我想行為只是基因的載體,意識到自己從未有過,再想著有過與沒有過的差別,我的確不是那一型的個性,那麼沒有也是很正常的吧。

然而,都來了一趟,仍硬是要我問問關於姻緣,心想求姻緣要連續三個聖筊,這個的機率這麼低,如果沒有對於對象任何要求的話,我有機會嗎?先來個二分搜尋法,

「五年內有機會遇的到嗎?」
「不會」神如此回應
「那 … 十年內遇的到嗎?」大膽突破點地詢問
「沒辦法」神明搖著頭說道
「二十年內呢?」作為人而言,我的想法太奢求了
「沒有」
「這一生有可能嗎?」人生要果斷點,也許才有機會
「沒有」

內心憔悴,先來個中場休息吧。若是再擲下去,探究真理的我也許會想問「還需要活下去嗎?神」看著一旁有人頂著大太陽折騰了好幾十分鐘「兄弟呀,我理解機率是多麼地困難」

「她跟我不同次元對吧?」換個說法看看吧,希望是找出來的
「對」
「這樣的我可以活得開心吧」淚水不斷地在內心流淌,原來神告訴我的真理是這個樣子,至今我都沒好好對待。
「可以」

Read More +

那段過往的蠢事

我一定誤會了什麼,才冒冒失失地進入這個世界,大家所期待的那個人明明不是我-《三月的獅子》

實驗室調侃

「什麼時候要簽博?」

學校年底寄了封向碩士一學年修畢、在學成績前 30% 且被教授認可有研究能力的學生,提供 逕行修讀博士學位 ,從那陣子之後,這句話不斷地從旁人口說出,可想而知是在玩弄我。大概是從某次開會中,老師三番兩次地說誰誰看起來適合簽博,又朝著我說能力怎樣怎樣地很安心,必然是學弟們的光芒尚未展現,目光才莫名其妙地投射在我身上。

有趣的是隔了幾週後,系上放寬到一學期修畢即可,心想這下子總算能反攻了,但論談話辯論技巧,一時還是贏不了。

「學弟們來簽博吧!」充滿嘲諷的反擊道
「可是老師只認同你」學弟緩緩地說道
「…」到底是怎麼想到那一塊去的,心中滿滿的困惑

順水推舟

「什麼 什麼」- 《吹響吧!上低音號》

年底的事情仍尚未結束,在旁人的催促下,感覺需要紀錄點什麼-那段有趣的誤會。

跨年那一夜

在台北的第二次跨年,想去年在生測資完後,回家的路上看著一群攝影愛好者在圖書館後頭拍攝,而自己只能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休息。2017 年稍微特別一點,在靠北工程師看到一句話「人家有閃光才叫跨年,我們這群單身狗不跨年,叫熬夜。」尾牙聚餐因學弟一句話衝動發出邀請後,果然還是一個人熬夜吧,這回是學弟們一起在實驗室熬夜,別有樂趣。

這一夜原本想約著一起寫作業,自己一個人做做還可以,嘗試各種修改,絞盡腦力讓自己無法去想那原本的計劃,差點就在 TLE 下跨年了。

「的確 成就感真是活下去所需要的能量啊」-《三月的獅子》

「楓之谷倒數計時 3, 2, 1, …」
「限時販售商店在哪?」

一群肥宅就這麼在楓之谷上跨年。這麼說也許突然,學弟們看我有玩楓之谷,一個個都來跟我一起玩,一次要養這麼多人相當不容易,也因此那陣子完全不能自由活動,一上線就是當工具人。

那晚走在回租屋處的路上,傳了封訊息說聲「新年快樂」這讓我不禁想起,曾經也做過類似的事情,對著四年沒聯絡的手機號碼,到了那天日子傳了封「祝你生日快樂」這麼說起來,就像動畫《秒速五釐米》心境,平凡地過著日子,卻時時刻刻想著那過往的蠢事。

跨年那一夜的清晨走回家,平常一起租屋的高中同學們都會在家,而今晚一個都沒有,房裡、客廳裡只有從路燈照來的光,摸著冰冷的樓梯扶手走回房裡,收到封「抱歉,整天沒都沒看訊息,現在在喝酒」

然而,不只是現實生活中,連遊戲中都感受到一種奇怪的氛圍,難道沒長時間在線上掛網,連網友都和這一夥人都想到一塊去了!素未謀面的網友,傳了些訊息給我。

「吾 你今年會脫魯」遞上作業的截圖說道
「吾 你今年X月X日前會脫魯」

心中滿滿地無奈,處處都有人在督促我。

新年那一日

三天連假必然要為了平行加速的期末專題奮戰,所以約了小夥伴一起努力。一早八點坐在床頭滑著手機,看看昨夜的廢文有什麼樣的反應,看著未讀訊息中一封也沒有,收拾著包包走到學校,在實驗室等著沒有約定的討論。看著什麼都沒進展的程序,不知不覺就一個人待到中午,心想那傢伙肯定宿醉了。

「抱歉,剛剛才醒。」
「宿醉了對吧?」
「沒宿!」

比起對於算法分析和優化技術,也許應該從更基本的算法開始講起。腦海中大量的資訊嘗試從平常不怎麼說話的口中說出,一時什麼都講不出來

「沒關係,你慢慢說」
「是這個意思吧?」描繪著投影片上的圖示說道
「抱歉,這講起來有點枯燥」
「沒關係,聽你講著講著,我開始對這個有點興趣。」

小組討論就這麼持續到晚上,學弟們還不跟我吃飯,不知道這群傢伙在想些什麼,你們這樣玩弄學長對嗎?就是要我們倆個一起吃。

心情複雜

一想到在自己喜歡的事物面前,思緒總沒辦法順暢且正常地表達出來!覺得自己遜斃了。

「遜斃了」-《風夏》

趕緊逃進期末專題程式編寫的修改,不再去理會旁人的總總,心想事情根本不是這樣子的,這種事情怎麼會落在我身上呢。

優化計算機圖學浮點數輸出轉文字檔部份,轉換 json 就可以更快,加速 4 倍之多。參考論文說道 16 倍加速,提供的程序 Warning 編譯訊息停不下來,修一修 Bug 送上 pull request,沒想到 Lemire 教授也在貢獻者裡,略感興奮。清晨就收到信,修改部份被 Merge!

一個小小的 CPU 中,突然多了一條程序需要執行,帶著這樣的心情去工作。沒想到這一天是老闆來,一整天全是全英開會,而且還有一場是咱的報告,事前都不知道啊!時間不斷消逝,終於迎來那一刻 … 原來已經沒救了,好丟臉啊。

「太丟臉了」-《風夏》

在當下心中不冒出某晚一起討論的閒聊

指著螢幕上一行一行的程序,試圖解釋自己的想法
「我改了這裡,好讓整個三角形更加地完整,不會破圖,不過也因此不太能平行 … 這有點麻煩」
在腦海中盤算著時程和算法
「如果要平行的話,要改成這個樣子,不過要花點時間,再弄個幾天吧」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擅長的,不會每件事情都做得好,沒・關・係・的」
「我們已經做很多了呀,先把這些弄好吧」

我啊,對於自己不擅長的項目太過在意,對於做不好一件可以完成的事覺得相當愧疚,總是投入好幾倍的時間來完成,想想自己這麼疲憊到底是為了什麼?在追求什麼?聽到那段話,有如放下了大石,旁人要不什麼都不說,要不鼓勵盡量往前衝,距離上一次對我傳達「你可以休息一下」又是多麼久遠的事了。

不斷地敲打鍵盤,嘗試將自己的想法加入並進行測試,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欸欸,你爸有缺老婆嗎?」
「?」頓時落下手上的工作,腦海中喀喀聲瞬間即逝,『等等,這是什麼話題,現在我們在弄期末專題吧?』
「沒啦,我媽離婚一陣子,最近又交了另一半。」
「嗯?」對於這話題到底從哪裡來,心中滿滿的困惑
「她居然嗆我說『我比妳還有市場耶』,我是不是應該隨便交個男友?」
『咦?咦咦咦咦?』現在應該要沉住氣吧,擔心一不小心就要進警局
「沒事,你繼續寫吧。」

繼續敲著鍵盤的同時,心想好像錯過了什麼選項。

角色轉換

「只是一味地爬升,爬升,最終抵達的地方沒有回去的路」-《三月的獅子》

「今天學姊會來嗎?」學弟如此問道
「哪個學姊?你想說什麼」不耐煩地詢問

終於來到這一天,跟學弟談話時要把同屆同學用稱謂描述,叫全名也不對勁,只喊名也怪奇特的,若用學長學姊稱呼,一不小心談話又忘了是哪個學長學姊。

清醒之日

「我在你家,可以借用你房間嗎?」
「?」原來是高中同學來訪,如此地閒情逸致 … 到我的房間打電動!
「借你桌子打電動」

十一點多離開實驗室,一回到租屋的地方,從沒想過接下來才是那無法描述的黑歷史,為什麼連回家都要被酷刑拷問,這些不是我能決定的啊,學校那樣就算了,連好友都能從動態中發現個什麼,為什麼你們要處處肉搜呢?

次次日,收到通知要買電池回去弄熱水器,到處敲個房門請求工具支援,才發現自己有多孤單。不僅是電池沒電,連瓦斯都沒有,看來今天是冷水澡的清醒日!

「孤單的時候 就可以相互依靠」-《人渣本願》

根據以往的經驗,想認識的女生都會馬上有男朋友。我想這次也不意外,祝福各位,這個小劇場給大家帶來一陣子的歡笑。

學期的最後,授課老師說研究生只要有幾門課拿到 A+ 就好,研究方向就會比較明確。然而,在這當下把碩士課程八門都修完,回過頭來,發現到擅長的研究領域無法判定,對於研究能力更加迷惘。感謝小夥伴們的協助,全 A+ 成就取得。

「誰能溫暖我 誰能快點溫暖我」-《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

Read More +

優化小插曲 下篇

2016・冬・續

學校課業

畢業門檻共計二十四學分,每堂課原則上都是三學分,意即要修八堂課,其中一部分可以選修外系碩班課,而我卻傻傻地全選資工碩班的課。大部分的人都是每學期修三到四門課,最後一學期專心做論文,前提指導教授派發的助教工作夠輕鬆,而不是每週都來亂的情況。

而這學期一開始有打算修英文課,開給碩班的英文課不外乎有很多系來修,對於我這種渣渣而言還稍微困難了些,但沒想到第一堂課的互動,在互動過程中回答問題時,讓我的人生增添了 黑歷史 ,隨後的分組成了邊緣人,於是我,退了。

計算機圖學

這裡只描述過程中的心情,實作細節有機會再發文

之前在大學時,課程中 GameMaker 這套軟體上弄遊戲就快崩潰,靠著小夥伴編寫劇本,自己兜弄 UI 設計與美工,討論如何做出適當的效果,反覆地測試運行流程,那時用了一整個學期,請參考 Github,那門課可說是我唯三拿到低於九十分的系上課程 (其中兩個是專題,也許是我嗆老師不懂設計、太過古板)。

第二個作業使用 Unity3D 開發,拉個 GUI 弄得昏天暗地。在物理引擎設定上,質量大小、推力反應、空氣阻力、碰撞動量 … 等,這些估計數據的感覺全還給老師,瞬間覺得自己是個蠢貨,怎麼調都不對。搞了幾天都弄不定,還好有小夥伴古古教我怎麼用,不然還真的會崩潰一陣子。

《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期末專案跟小夥伴古古一組,著手渲染技術之一的 Radiosity Github,用各式優化技巧和 WebGL、OpenGL 呈現作品,有機會我們再來談談大量的優化技術吧,將老師給的程序利用編譯器優化到極致!隨後再平行它!

演算法設計與分析

雖然沒修這門課,看著學弟去修這門課的作業,又知道助教是之前修平行的古耕竹同學,追求效能極限的對手!有對手就會成長,永不滿足!

其中一個作業是計算 0/1 背包的最佳解,課程中使用 branch-and-bound 算法,可想而知這種搜索法還是會還是會退化的。不管哪種寫法都是 NP-Complete,因此只能做常數優化,如何加速背包問題請參考《淺談背包問題 (0/1 Knapsack Problem) 優化那些事》那篇。花了好幾天加速他們的作業,用優化後的 DP 計算就能完爆他們早期的剪枝版本,在數據範圍小的時候,剪枝版本仍然比較好。

為了加速應用,使用了 DP 達到理想最佳解,為了加速這個 DP 計算,額外使用了 DP 優化計算,又為了優化 … 不斷地遞迴下去,最後達到貪心收斂?

「但我的愛和努力都還不成熟」- 斯特拉的魔法

還有另一個 TSP 銷售員旅遊問題的實作優化,有空我再來跟大家說說吧。

優化心情一覽

摸遍上百人的 Code,還原所有學過的知識,偷學技術並變成自己的招式,Gate of Codeylon!

「Gate of Bootylon」

連續幾週都在高喊加速!你怎麼改,我就怎麼追。當成功加速時,就擺上切嗣大叔

「固有時制御 二倍數 Time Alter Double Accel」- Fate/Zero

隔日發現第一名被奪走時,高喊奪回誓言「妹子被暴搜搶走!不行,我一定要攻下她。」

斯特拉的魔法

反反覆覆地,每天心情有如三溫暖般地洗禮,時時刻刻都無法鬆懈,我們越來越逼近真理,內心相當雀躍。古助教看著我與學弟們的競爭,也加入討論,感覺相當地不錯。

M <<「我在追求真理」
K >>「好好栽培學弟,學弟就是你的真理」
M <<「?」
K >>「真理還分性別嗎?」
M <<「…」

學弟們最後加速剪枝到優化後的 DP 無法追到。深感可惜,在沒有滿足鴿籠原理的情況下,我找不太到卡暴搜的測資。相反地,若很容易做到鴿籠原理,莫名其妙可以快個十幾倍。他們加速剪枝,我利用減少計算量加速,彼此都獲得更進一步的討論,有人討論果然可以走得更遠更快。

「想要走得更遠」- 吹響吧!上低音號

最後這些題目被我們放在批改娘系統上,測資有卡實作邊界處理不好程序。雖然我不是最強,但在這第一學府就要成為最強,任何亂來的解法見一個斬一個,動用腦中所有的智慧生出最強的測資!啊,好像把別門課的作業弄壞掉了。當然作業只求計算正確,速度不要太離譜,這一點我們還是無法違背課程需求,要求每位同學與我們一起加速和探討似乎都錯了什麼。

實驗室雜談

教授語錄

「實作細節一點也不重要,根本沒人想聽」
「別太相信論文」
「理論都正確,但你做的有什麼用?」

紀錄心中的困惑

這一年,我越來越不能理解這奇怪的要求。當不想講細節的時候,又被問要怎麼做,細節大多都沒有乾淨的理論描述,完全依賴在計算機架構上,不同的架構又是另一套參數,講起來沒完沒了。

當被質疑報告的論文正確性時,偏偏那一篇還是 tier-1 conference (曾經最高的國際會議) 來的論文,到底是信還是不信呢?那我們被要求投那個國際會議時,又要秉持什麼樣的態度才合適。從研究論文開始,我也明白很多論文的部分成果有瑕疵。無妨地,我們可以理論推測那是很簡單的,但礙於篇幅有限。

當想做出一篇很有用的論文時,我覺得這困難到想休學不讀,根本沒有機會遇到有用的且可以寫出論文的機緣。所以當時跟老師談論到想休學,老師卻說論文隨便寫就發一篇,這樣隨便發一篇真的有用嗎?這麼說起來,我的人生好沒用呢。

「不是都怪你太弱嗎」- 3 月的獅子

白色聖誕前奏

公司的大哥大姐打算在聖誕節辦活動,要來個交換禮物又是卡拉歌唱比賽,櫃檯姊姊和其他 AE 姊姊談論這事情時,恰好就在旁邊聽著。

A >>「打算辦交換禮物活動,妳覺得如何」
B >>「我覺得交換禮物不錯呀」
Morris 思考中
A >>「妳看看 Morris 好像不太行耶,主管 X 是打算換成卡拉歌唱比賽」
A >>「他們是不是不太願意花時間去挑禮物,他們工程師都這樣」
Morris 思考中
B >>「Morris 好像撐不住了」
A >>「比賽這種就不是每個人都能參與,有輸有贏的,好好的聖誕節為什麼要這樣?」

咱只是在思考這些活動的複雜度而已,行不行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喜歡估算的心錯了嗎?對於我來說負擔太大,不僅不會唱歌,連買禮物的品味都成問題。最後耗費一個週末只思考禮物要買些什麼。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會感覺聖誕好痛苦」- 3 月的獅子

這學期在學校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跟古同學有關,學弟常常要跟我描述是古學長 (演算法設計助教) 還是古學姊 (物聯網助教和計算機圖學一起修課),同時他們兩位又有在我當平行助教的時候一起修平行課,稱呼方法搞得我好混亂,但跟這群有趣的傢伙同一屆不容易也很幸運。

跟學弟們討論到底要買什麼禮物作為交換,並抱怨著自己聖誕節魯到不行。此時,學弟突然說「你不是在追古學姊嗎?」當下的我愣了一下,學弟馬上補一刀「難道是追古學長嗎?」等等,這聽起來越來越不對勁,看來這兒已經沒我說話的餘地,學弟們的這套想法讓我不知所措。

「嗯 我會努力的」- 斯特拉的魔法

週末買公司要求的禮物時,學弟學長們再三交代「不買給『她』嗎」?心想「她」到底是誰,在旁人的催促下,內心相當煎熬,我不懂的事情太多,對於沒有錯過的問題,完全不知如何下手解決,行動與常識近乎零,類似當機地直接跳過無法執行的部分。於是在聖誕的前一週,跑了數間店買了數個禮物準備。

不管送給誰,送不出去就在聖誕節自己拆,自己買的禮物自己拆,做好邊緣人的心理建設。同時,週末也順便補實驗室另一個女生生日蛋糕,請學弟騎車帶我去買蛋糕,畢竟去年她們替我慶生,這回有學弟們一起在實驗室,買蛋糕也不尷尬,這週末真是忙碌呀。

從此之後,學弟問任何話題,一提到「學姊」總要特別小心地回答,他們總是在刺探我的心意,無意也變有意。在一旁的實驗室「學姊」看著我慌忙地回答與再三確認不時在一旁偷笑。「也許,他們把你的潛意思說出來了。」在這陣子,我想我回答什麼都不是。

隨著聖誕逼近,學長學弟一直在催促我何時要送「很多人週一就開始送了,你怎麼還不送」我只能再三地反問「到底是想要我送給誰啦」想著適合自己品味的禮物,若要與眾不同,肯定是朝著送記憶卡內附程序,並留言到「這是我加速三倍快的程序,拜託了,請回禮追我」的那種。

「要我故意輸掉嗎?」- 3 月的獅子

最後在聖誕前幾天,也就去公司上班的前一天把禮物送出去,這下你們就不會再撈叨我了吧?至於在聖誕節前一日,因為被要求上台唱中文歌而內心受創好幾天,有必要把聖誕節搞得如此繁複嗎?

跨年尾牙

實驗室尾牙總會問跨年打算怎麼過

M「反正沒人約,應該在實驗室過吧!」
A「學長,不用擔心,我們都在實驗室」
B「實驗室由我們守護,你放膽出去約吧,記得遊戲角色開著幫我放輪」
聽起來有點感動又有點頹廢是怎麼回事 …
M「約誰?」
B「當然是學姊」
… … …
M「你們認真的嗎?」
B「當然」
一群在旁邊偷笑
實驗室學姊對 M 說「你是認真的嗎?」
… …. … …. .. …
M「嗯,失敗了,跟你們過吧」

「明天早上能陪我一下嗎」- 吹響吧!上低音號


2016・冬・終

Read More +

優化小插曲 上篇

2016・冬・始

想想論文

第一階段

在學長的催促下,一時興起想個論文題目,加上所學的一些技巧來實作資料結構,再搭配資料加速的方式,就能在某些約束大小下灑亂數,沒有平行的版本就能比序列化版本快上一點,但平行版本並沒有想像中成正比地加速,一不小心就被 data layout 打到殘廢,被 imbalance 的問題搞死,沒弄好 scheduling 根本玩不下去。

論文可比想像中的困難多了,大多有用的技巧沒有理論,實務上的技術卻不被看好,對這個世界感到失望啊!

「那可比想像中的困難多了」- 斯特拉的魔法

找了一篇別人寫的論文拿來平行,接著在平行處理根據現在的計算機架構設計。若沒有設計好資料結構和算法,效能遲遲無法引出來,有時還牽涉到實作成面的技巧,各方面都要顧及。

然而,實作總是不被看好的那一塊,大部分的論文都沒有提及或提供代碼,其他的論文到底可不可信?這一點深感疑惑啊!說不定早就錯得離譜,還一直誤導未來的讀者,當然我自己也不例外。至於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也許從一開始就是無解的題目呢。

「從一開始就是無解的題目呢」 -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有一次大學長回實驗室,無聊問有沒有題目可以寫,於是拿了想要做的論文題目過去,三十分鐘就想到兩年前那篇論文怎麼做,再過三十分鐘的話我就不用做了,或許我們競賽時的題目,就是別人花費好幾個月所寫的論文結果。開始膽怯自己能力所寫的論文是多麼地無用。

儘管如此,著手實作論文再加上自己的算法設計,開始進行大量的優化探討,快還要再更快!如果寫不出教授滿意的論文,至少自己滿意就好。

第二階段

從沒想過會因為論文關連,再次翻起去年因可能沒畢業而著手的研究項目,降時間常數、降空間常數 … 等各種版本的實作。當初研究一點也不透徹,需求才是推動發展的主因!

「我真是半吊子吶」 - 3 月的獅子

研究中使用位元壓縮技術,將二元樹的記憶體配置弄得更好,又不能失去原本的操作性質,又要支持高效平行操作。折騰了好幾天,終於在常理測資範圍下,空間壓縮近 4 倍,平行加持下改善 25% 效能。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做了什麼,怎麼想都覺得很變態。

「啊!」- 斯特拉的魔法

第三階段

因為需求一週就看了三四篇論文,連續過了好幾週,嘗試抽絲剝繭找到能用的工具,論文也許就是炒大鍋菜,但沒人告訴你加什麼料最好,更沒有人告訴你炒出來的那盤菜是否已經有人做過,做過就不能發論文了,一切只能靠自己,感覺起來就像在賭博,指導教授不見得有空理你呢。

實作技巧發揮到極致時,讓我們結合所有理論吧!一切皆為 $O(1)$ ,在平行上也 $O(1)$ 給你看。在十一月時,這一切發展得並不順利,根據理論推導的實作效能並不好,是不是有哪個傢伙的論文寫壞掉了?

「一個個都這樣 氣死我了」- WWW.WORKING!! 迷糊餐廳

實習工作

工作機會

實習工作在完全不懂的電路設計自動化 Cadence 公司,每一個名詞基本上只有電機系畢業的學生懂,而我卻要在設計工具上撰寫客製化的功能,聽起來是多麼不可思議。實習的日子裡,同時在思考自己適合哪一類型的工作環境,是否能在這種大公司工作,還是小公司下工作快樂些。

那些沒上研究所的小夥伴都跑去找工作,而我卻在論文迷惘下找了份實習,體驗一下未來的工作和生活型態是否為所需。聽者小夥伴如此地抱怨:

「快把我變成社畜!不,算我求你了」友人如此哀求道
「這種需求我從來沒見過!」

某天早上六點收到一封信,看著英文的信封標題,想說一定是沒有分類成功的廣告信,社畜就這麼一如往常地去上班!等待編譯如此地漫長,打混之際來看封信 … “Google 面試邀請,下周可談”,基於各種因素,最後還是辭退了這次邀請,畢竟沒學歷沒英文,實在無法讓自己滿意地去面試工作。

「噓!」- 吹響吧!上低音號

有些人覺得我浪費面試機會,但我足夠認識自己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現在還不是時候。你們才是更有機會的不是嗎?你們都擁有我想要的部分。

他們當時是藉由 Github 和 Blog 找到我的,努力經營自己的成果吧!總有一天,有人會因此欣賞你的。若沒有,就作為自己的最後一份驕傲吧!

工作環境

主管總是很有耐心跟我解釋顧客的需求和工具使用。身為一個工程師,對產品完全不熟悉怎麼跑測試,每一個元件之間的數學關係,多對一還是一對多,英文名詞聽得霧煞煞,有些還牽涉到多形和壓縮索引的格式。

相比從家教學生那兒聽來的,在一般公司就得自己摸,摸不好還要被主管嫌,而主管只會加油打氣,一點方向和意見都不給,甚至還導向錯誤的發展方向。仔細想想,這兒的工作環境挺不錯的。更沒想到公司在月底會替我們新進員工買生日蛋糕慶生,被排到十一月員工的慶生,心中很納悶明明過了快一個月,遲遲無法反應過來。

「生日禮物」遞上
「??」
「來一下,來吃生日蛋糕」
「???」

「不管怎麼看 都是有人想找我茬」- 吹響吧!上低音號

各個 Team 的成員和主管都有來,要求我們說些願望什麼的,對於咱這個肥宅而言,一夥人吃蛋糕的場景可說是零經驗,心中的小鹿都不知道消失到哪了。


2016・冬・上・結束

Read More +

轉折序曲

2016・秋・始

雜務生活

上一屆的學長被拖到七月最後一天才口試結束,快八月底才送論文離開,實驗室雜務頓時落到身上來,心情非常複雜。離開的學長留了了一句話「不用擔心,你永遠有學長!」的確,當兵休學的學長們還不確定何時回來,目前還有數不出來幾屆的學長,前人所經歷的驚濤駭浪無法想像。

不過對我來說,在這一年內轉變好多,已經可以自己騎腳踏車去光華採購實驗室器材,從一個不出門買東西的肥宅是相當挑戰的。然而,決定要買什麼仍然非常非常困難的,目標求在各種約束條件下,能購入物品價值在未來可能所需的期望值最高,這問題在競賽中的約束相當多,用到現實生活中,連輸入都不給!

助教生涯結束

起初,因為沒有人願意接 PF 課程助教,實驗室成員首先發難接下,當下也不確定其他助教的素質,還是暫時性地接下來。就算是簡單的 C 語言,也不會每個大學畢業都很熟悉,連我也是半吊子的,要教台灣第一學府的莘莘學子們,沒有能力也要有責任學會,壓力並不小。

開學初助教名單尚未決定前,打開信箱十封中有八封都是助教工作相關的,沒意外地,第三輪噩夢即將開始,當然,助教這裡沒有必過法寶,寄信詢問是沒用的。

「我給你加油」- 這個美術社大有問題!

當助教聽起來不錯,但自己的未來呢?心想論文連個底都沒有,覺得自己做什麼都是在逃避。按照普遍的流程來看,不少人題目決定好就陸續在剩餘兩學期慢慢做。

也許,很多朋友會說「去找指導教授討論看看」當然,我也這麼嘗試過,教授總是回「自己回去想想」我想研究是一個人的戰爭,不然就沒有研究能力吧?別以為老師總會給你方向。如果你遇到貴人給你指點,不妨多留點感恩的心吧。

「完全無法溝通」- 這個美術社大有問題!

先不談論文內容要寫些什麼,對我來說用英文寫才是最大的難關,於是老師今年連課程小考題目描述都不寫,叫助教輪番用英文寫,每一週都要替學生寫小考題目,為了領區區的七千元,寫題目描述、生測資、提供解答一手包辦,處理學生雜務外,還得處理額外的系統維護和新功能加入。

用「學生本業是學習,不是賺錢!」安慰自己,花了兩三天寫好的英文描述,上陣前被 PF 全改掉,嫌我們描述複雜且沒邏輯順序,條列式描述全被改成好幾段的故事描述。我想學生們也很困惑,到底是來練英文的,還是來學寫程式的,條列式不是很容易編寫程式嗎?我自己認為,初學者在英文單詞對應邏輯判斷的 邊界條件 非常難適應。這些不是我追尋的理想,也不是我喜歡的交流學習方式,再加上有實習工作來找我,於是推辭掉了助教工作。

「我要推辭掉」- 這個美術社大有問題!

推辭掉助教工作後,在職班博班學長向我問道「要不要去他們公司實習,目前論文也沒有方向吧?」仔細想想,換點環境做事也許能找到些什麼,於是帶著零基礎的英文去了外商公司實習,對方不嫌棄我這一部分讓我好感動。每週花個兩天到公司上班,其餘日子就在實驗室處理雜務接電話,教教學弟如何寫 C。

然而,去公司實習的過程並不順利,指導教授 PF 向我要求走學校正常管道,心裡這麼想

「什麼是正常管道呢?產學合作嗎?」
「透過產學合作計畫不知道要申請多久,而產學合作當作論文發展的一部分嗎?」
「去年看著產學合作的情況,又不給數據進行實驗,猜想數據情況寫論文,他們也不採用得到的理論」
「系辦轉發的徵學碩的實習生的公司徵人信都有,為什麼我就不能去外頭看看?」

老師只回了我一句「這可能是違法的,你還有領實驗室計畫的薪水」當下的我非常不能理解,這是嫌我工作時數不夠?別的實驗室研究生不一定有薪水可領,那我也沒有一定要領的使命。與其擔心我不領實驗室薪水會餓死,先想想一個月六千連吃飯都不夠,還不能外出打工的道理都不能理解,又不是在台北有家住。都來台北讀書了,那一點點錢的約束還不如自由點更省錢。

結果,老師擔心我助教時數不夠 「助教簽退時間不能造假」,更問我 「當初找你來做什麼的?」,畢竟系統大部分是我寫的,不然學弟們又要花一個學期從零開始撰寫系統。回顧當時問助教意願時,我只回了「能不當嗎?」心情更加地複雜,為什麼用這樣的口吻反問我這些?

「明明『活著』才是最痛苦的」- 橘色奇蹟

最後,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沒有錯,向系辦申請助教離職手續。

指導學弟

雖說沒有接任助教一職,看著碩一學弟們弄小考題目、出測試資料到編寫程式風格,經驗和見解沒有預期中的多,於是夜間指導碩一學弟寫程式、操作環境,講著怎麼寫比較好、比較不容易出 bug、要怎麼抓 bug,多設計某個算法可以更快。回頭一想,是不是太過嘮叨了?

可是我好想從討論中挖掘更多更好的想法啊,在上研究所的這一年裡,能討論的對象大部分都不是現實生活身邊的人,跟著網友們學習。現在,請帶著愚蠢的我前進吧!

「真說起來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對什麼感興趣」- 斯特拉的魔法

本實驗室管理機器是最麻煩的,大部分的經歷中都不會有管理伺服器,出事解決的經驗更少,而我也是學長慢慢指導和自己投入大量時間才會一些。當然,剩餘這一年中要把伺服器交給學弟!

在某一夜中,看學弟順利裝了兩台 server,卻莫名其妙卡在第三台無法安裝,於是一個一個排除可能性。

  1. 發現無法讀取 USB 開機,重新燒錄後的結果,仍無法抓取,連燒錄軟體都讀不到。
  2. 拿 Live 檢查的 USB 隨身碟,BIOS 自動偵測 bootable 裝置一時還沒反應,開機在失敗好幾次才進入 Live,隨後又偵測不到。
  3. 拿新的 USB 隨身碟燒錄最新版 iso,停在特定檔案燒錄十幾分鐘未果。(看來是壞掉)
  4. 回頭拿舊的 USB 隨身碟燒相同的 iso,順利進入並成功安裝!

不玩啦!一直重複開機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 … 壞了兩個 USB,開新的還有問題,人品差到不行。

「看吧 這個世界中哪裡都沒有你的容身之處」- 3 月的獅子

與同學相聚

在十月的某個周末,我們來了個高中數學組的小小聚會。不知不覺經歷了五、六年,同學們各個厲害,有當警察在賺錢、目標當老師的、更有著決定往更高學府鑽研的,每個人說著自己的目標和生活的那份自信,讓我好羨慕!只有我找不到其他要做的事情,就只是寫覺得有趣的程式,卻不知道如何賺錢以及人生的下一步在哪。

「找不到其他要做的事情」- 3 月的獅子

網友軼事

在 2016 秋這個時候上映動畫《你的名字》,靠小夥伴們訂票,這是我們圖片幕後團隊久違的聚會。在去看之前,那些情人氣氛早就在各處醞釀,而我走在人群中會被嘲笑吧?

「我就是覺得 自己在人群會被嘲笑」- 斯特拉的魔法

平時我有玩線上遊戲〈楓之谷〉,有一位好友在國中時認識,在研究所的時候再次在網路上被搭話,才發現早在好幾年前就認識,談著談著,好像只有我記得那段日子的事情。常常會發現某些事情,我記得太過清楚,甚至連自己在娃娃車上誰推我去哪裡玩,買些什麼都記在腦海裡。

雖說是女網友,說特別也倒沒什麼,不過有男朋友的人還傳封訊息「走 我們一起去看」給我,當下的我還正在同一建築物參加表親的婚禮,而她還說著自己一個人去看電影的情況。後來還發現到,因碩二搬到學校附近住,她居然還住在附近,能推薦些吃的給我知道,生病時還能幫我找間診所。

機緣可說是巧妙呢


2016・秋・結束

Read More +

轉折前奏曲

2016・夏・始

前言

距離上次寫日記已經超過六個月,大學時期還能一個月寫一篇,一到研究所就沒辦法隨心所欲發揮。這也收到不少朋友抱怨到部落格怎停了,其一原因在於寫一篇耗費數個小時,想做的事情太多,不想做的事情更多,在這些事情交替之下,寫一篇看似有內容的文章變得相當困難,也許這就是逐漸步入社會吧!怪不得有些人一進公司工作,接著就音訊全無,不久的我也會這樣吧,能繼續耍廢打混的日子不多了。

雖說沒辦法耗費心思寫文章,但還會在 Facebook 上發動態,不用擔心,接著就讓我整理一下這幾個月的動態吧!

想要追到

拿著在高等編譯器學到的知識,針對以前運行效果不佳的資料結構進行優化,有著更快更好的目標,想要追求到妳的那份心情無法抑制。研究算法與寫題目,就像追妹子一樣困難,也可以選擇兩方,但咱的目標不多,先優化下去追,追不到再嘗試開平行追!別說我犯規,有時候需要點不折手段,你說是吧?

七月時 —— 加速 Delaunay 三角剖分計算,實作平行版本的前置作業,優化弄得萌萌哒停不下來。

「現在的我 不想讓這個後悔留到 10 年後一直殘留」- 橘色奇蹟

學長畢業潮

才隔了一年,學長接二連三地畢業、休學、換實驗室,不像當初大學可以擁有三年的學長,來一年就要準備接管實驗室的一些雜事,當一屆只有一個男生時,管機器之類的顯得孤單。有一次一個人扛著 2U 伺服器回來,裡頭硬碟和四張顯卡都插滿笨重處理器,才發現一旁的警告標語要求兩人協力安裝,頓時才發現大家都要離開這兒,剩下我這一個不堪用的傢伙。

在這難熬的碩一升碩二暑假,還能每天看得到大二同學認真刷題,維護機器不能停,又不時想著自己的未來在哪,論文又要寫些、做些什麼。儘管如此,熬過一年也突破當初在這裡的誓言,早在一年前,休學與離開一事充斥在腦海裡,若沒有各位的支持,說實在難以在這環境下活著。

「謝謝你們 我現在又有勇氣了」- ReLIFE

至強融核

想必每個人看到這中文翻譯名稱,都會覺得太酷了!

暑假都在忙著裝 Xeon Phi (中文翻譯: 至強融核),參考各個網站提供的資訊,在一些奇奇怪怪的環境下安裝,弄了好幾週才開始寫在別於 GPU 的環境上寫平行,最後看到 200 個核心同時運行,內心相當激動。至於,這些研究對於論文有沒有幫助又是另一回事,過度期待是不好的,畢竟買來的 Xeon Phi 版本屬於 Knights Corner (騎士號角),直到 Knights Landing (騎士登陸) 才是比較能抗衡 GPU 的版本。感謝各方的幫助,才完成環境設定,這中間充滿了 BUG 啊!

「各位看到、聽到、體驗到的 BUG 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真的。」
「沒有 BUG 的改版就像我的女朋友,沒有存在過。」

「今天要向大神告白」- ReLIFE

接著,當然要在還有學長的時候,嘗試把 Xeon Phi 弄上 OJ 上,讓我們好好地挑戰平行極限,看看不同的平行環境的極致效能。然而,評測方法不常被討論,這變得是只能由自己定義,除了這些外,運行模式也不好處理,因為屬於協處理器,也可以提供特殊的運行流程,心中總沒有一個底。至今,由於尚未需要實驗,又暫時擱淺一陣子,只有出出例題來玩玩,但編譯器本身就有所不同,能加入的暗示也不一定有相同行為,這些都是很困難的。

「就算遇到困難 只要有你在 我一定能努力活下去」- Re: 從零開始的異世界

暑期外出

在這暑期的最後一波,小夥伴約我參加 COSCUP 2016,看到一堆 LLVM、一堆 js 以及非常非常多的 Pokemon Go,不少講者先讓附近站點灑花後才開始講,好讓大家不會太無聊。最大收穫是能在前端跑接近原生的 C/C++,會議提到的 emscripten 也許能來個前端 OJ,來個壯烈的分散架構吧!

這次會議應用周邊有一堆 hubot,這不得聯想先前亂搞的 AIML 和 live2D 初階應用,感覺有很多有趣的玩法。在大神們提到一堆網頁架構,需要將之前寫的整份砍掉才行,先破壞再創造,追求效能極致的道路。最後,活動收尾還是來個板橋高中桌遊團,在 Inker 的指引下,得知有一本《あなたの知らない超絶技巧プログラミングの世界》神書,讓你不只會 C,還會讓你成為魔法師!

(✪ω✪) - 這個美術社大有問題!


2016・夏・結束

Read More +

走在平行道路上-後篇

到頭來,最好的平行就是不交流,最好的進展就是不溝通。-Antisocial Parallelism

崩壞季節

在學期後半段,「四月是你的謊言,五月是否要換題目,六月是否要重新來過」聽到這些是否能明白我在說什麼呢?沒錯,就是傳奇的碩二崩壞日子,若是以畢業導向來讀研究所,花個一年或一年半修課,剩餘時間還要產出論文,想而知壓力是如此地大,有些領域甚至要實作一個系統,那麼忙碌程度就明顯不同,學長們崩壞的日子越來越近。

平行助教

追求優化極致

課堂作業的平行題目大多都是純數值計算,相當枯燥乏味,但優化技術屬於編譯器範疇,對於平行課程而言,只需要知道概念就能交差,對於這一點我也無可奈何,數次詢問老師是否要以速度作為評分標準,得到的回答都是「不」,心中帶點傷心,很想鼓勵那些寫得不錯又願意花時間鑽研的同學。看到沒有鑽研的同學嫌這門課簡單、好混,真的好想拉著他們一起來研究。

與同學互動

相較於往年的平行課程,今天很多題目都被設計可以 Online Judge,但有批改娘後,同學在半夜用不錯的想法寫出較快的程序,剛睡醒的我馬上發現自己寫的程序不斷地被幹掉,又花了一個下午加上現有知識再追回去。反反覆覆地過著這種日子,每天醒來都會畏懼最好的寫法會使用什麼樣的概念。心裡過得很痛苦,即使如此我也挺開心的,同學不嫌棄廢廢的我球員兼裁判,還願意在我出的題目下花時間,在下非常感動。

「即使如此我也挺開心的」-《Re: 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當我拚命優化 local memory 存取,卻在替同學 debug 時發現意外地加速,於是新境界到來,順便跟同學交流一下加速部份,甚至連開檔時間都要省!一起追尋神乎其技的感覺非常不賴。

效能進展 3571 ms (24-core CPU) -> 2567 ms (GPU, partial local memory) -> 2472 ms (GPU, full local memory) -> 1675 ms (GPU, full local memory + work group opt) -> 967 ms (GPU, global memory + I/O opt + embedded kernel code)

「來吧 快和我一起來修行吧」-《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看著秒速被拉近,從 profiler 中看出當前問題卡在 memory bandwidth & usage,要著手這一塊優化了對吧。」

「就算是 1 μs,也省給你看!」

「又有人刷新速度極限,睡覺時收到訊息很想裝死。要是再強一點就好了,又要等價交換什麼了嗎?只剩下生命了啊」

「相互學習競爭,別的實驗室好厲害啊,一不留意效能就輸了,得快點想辦法。」

「遇到第一次執行時慢 800 ms 左右,接下來都執行相同輸入又不見這消失的時間,難道是所謂的 library cache miss ? 可是執行檔不到 1 MB 耶。」

「照理來說,演算法迭代到後期的收斂是可預測的,所以硬體能猜測的效能會加快,從平行的結果卻是越跑越慢嗎?明明一開始贏了,後來卻輸了,咱不明白啊,一定是寫壞掉了」

「一早起床就發現相當疲勞,一打開批改娘就發現排名被刷掉。如果贏不了,起碼不能輸,不然這樣有辱實驗室之名!M 之神啊,請賜予我力量活著。不然沒有信心活下去 …」

「動用腦中所有的智慧考慮這個問題」-《熊巫女》

事實上,這名跟我拚搏的學生只有一位 R04922075 古耕竹同學,就與 tmt514 談論的結果,一門課只需要有一位同學認真與助教一起學習就好,「一名足矣!」的精神已經深植我心。

後來才知道他之所以能在長時間拚搏都是因為住在實驗室裡,醒來就可以寫程式做實驗,累了就在實驗室睡,聽起來可是研究最高生活境界,當然聽起來是個廢人似的,但能省下龐大的住宿費相當吸引我,再加上在台北這種鬼地方,還得忍受每天一個多小時的通勤,先不談住宿有多昂貴,學校研究生宿舍不夠住真的不方便,不像以前中央大學,也許地理位置偏僻,研究生宿舍還一堆空位等著人去住呢!除非指導教授收不到學生,否則進住實驗室這件事情我還做不到啊。

「我做不到啊」-《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出題考驗

老師每週只要求同學們撰寫幾支小程序,套用平行有快就好,但時候發生平行反而慢,或者不如預期效果時,通常是因為平行撰寫後,導致編譯器的優化等級起不來,可是老師又不想讓同學學習優化,在兩頭難的情況下,只好進行自主研究,包裝成線上評測只是單純方便實驗,為了減少 IO 導致實驗不準確,可是費了相當大的心力在思考如何出題。

「你就隨便研究一下,然後自學吧!」-《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在沒有任何經驗傳承下,大部分的程式碼都被學長摧毀,拼湊零碎的知識弄成一題,再寫各種版本進行測試,調校參數進行實驗,簡直是在做大規模的研究似的,每天都如此反覆地度過好幾個星期。

「現在我的心裡已經裝不下你了」-《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思考如何解題、設計題目時,總會瞬間 CPU 全滿,誰也無法搶資源!這樣的日子過久了,覺得身心相當疲勞。

「現在的我需要休息」-《熊巫女》

到了學期後半,步入分散式計算的領域,但不知道能不能用單元測試的想法,建構出一套測試 Hadoop 題目的系統,雖然沒辦法完全模擬群集計算的環境,作為驗證程序正確性也有一定可靠性。採用 Hadoop Streaming 的方式進行 Judge。

曾經未完成的夢,是否在這裡能找到答案?

超艱難修課進行式

期中考

迎來在台大第二次期中考,遲遲無法適應這邊的考試方式,一部分原因也許是在以前學校大多都有考古題撐腰,而現在屬於無依無靠的情況下,又加上題目是一坨英文,看錯題目意思的機會太高,而在答題速度方面考試時間上會來不及,期中考變得一項大挑戰。其中一門課提供開書考,甚至允許同學上網搜尋答案,但是一打開試卷,突然冒出了一題「請看以下這一篇論文,然後回答下列問題」頓時的反射動作是直接跳過,經常看的英文論文通常是十幾頁在跳,考試時間兩個半小時,沒時間耗在這。

然而,在考試結束後,老師特別講到「作為一個研究生,看論文的能力很重要的」於是特地被老師點出來「你怎麼沒寫那一題呢?」只能苦笑地回應,在心中暗自地述說『因為我怕英文啊』那一題佔了 10% 成績,連看都沒看就放棄了,而那張試卷寫到最後一刻才把所有題目寫完,到底該不該慶幸沒去看那一題呢?

「我一點兒也不知道」-《熊巫女》

心靈打擊

這陣子受到強烈打擊,原因可以歸納出以下幾點:

  1. 大學長火速交了女朋友並且擺脫魯蛇行列
  2. 弄了半天的環境,被橫插一行突然 PASS
  3. 寫得程序在不知名的情況下被女同學說很醜
  4. 程序一直寫不好、不快
  5. 愚蠢至極

碩二學長則一直在暗示要抓交替,如報帳和財務管理、伺服器管理 … 等,準備進入三者皆無的狀態,徹底用到廢掉。

「你真的被詛咒了嗎?」-《Re: 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新生活挑戰

由於助教薪水大概一個月七千,但發送方式不是學校支付,拖了好幾個月才會到,當然一個月七千在台北吃飯,若要吃點好的,一個月七千一點也不夠,都到了這把歲數,還是要想辦法養活自己的一小部分吧。於是小夥伴表示「薪水到現在都還沒發出來,一個月六千哪能過生活。」最後在小夥伴的催促下,Morris 打開家教網找零工啦。但打電話是多麼令人害怕得一件事情 …

「我絕對不會這麼失敗的」-《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被學長推去面試家教,明明都已經鼓起勇氣出發,卻又過程中潑冷水。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這搞得我好混亂,到底還能相信這世界什麼地方?

「妳這麼關心我,真不好意思,其實你不用太在乎我的,我喜歡一個人待著。」-《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白活系列

加速 NPC

「同樣都是人類,為什麼差距這麼大!」-《線上遊戲的老婆不可能是女生》

當年在 NCPC 搞不出來的 Problem I Christmas Gifts (NP-hard),在賽後用 DLX 運行效果不錯,在啟發函數加上延遲標記更是屹立排名前數位已久。最近又因為平行把題目挖回來討論,在去年釣到大一學弟來解,便以飛快的速度擊破測資,最後達到加速 20x。再把當初需要跑 30 秒的測資來運行,現在只需要短短的 50ms。而都這麼快了 … 應該不用平行吧。

動態規劃

為了出題目,根據研究論文後的結果,出了一題常見的動態規劃題目,也就是 matrix chain multiplication,儘管算法最終可以加速到 $O(N^{\log_2 3})$,但在 30 年前就存在 matrix chain multiplication 的 $O(N \log N)$ 作法,那在 $O(N^3)$ 套了一堆剖分方便平行到底在窮忙什麼?

「當面對諸多選項時,我實在不曉得到底該選哪一個才不算錯。」當一個 Flag 打開之後,瞬間掉了不少 Performance …

近期活動

最近才把原本要出題目的測資補起來,論文誇張的加速似乎是跟非常非常蠢的版本比較,但快個兩三倍仍相當值得,編程複雜度也是增加兩三倍。各種層面的題目都已經全數實作好放上批改娘上提供線上評測。心想當研究一直發展下去,難道都不會窮盡?清單上的靶子長得越來越奇特,研究學者果真是一群變態啊。

「我已經失去活下去的信心」-《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學期最後一堂 Workshop 結束,心裡總算舒坦了些,不用每周在廢物的羞恥 play 下度過。感謝上課同學們賜教予我!

「謝謝」-《田中君總是如此慵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