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興認識你

[2013/4/22]
電子電路炸裂,多益成績也很意外,居然有三百。
(*´д`)彡上帝為我開了一小扇窗,必然會關了很多扇門。

[2013/4/24]
跟我預期的一樣,期中考上機代碼遺失ヽ(`Д´)ノ
就因為這樣考第二次期中考?
//“何”等雷人的助教,下次要記住電腦教室自動還原的時間!重考想害死誰。
///嗯,就這麼第二次展開了

[2013/4/25]
一群學生即將與教授簽專題 …
「想要成為_嗎?那就和__簽訂契約吧!」


「你可能會適合 … 覺得是 coding 高手嗎?」
゚д゚) < 以為我會跟 __ 教授簽訂契約嗎?

[2013/4/26]
[PTC快訊]
本計畫未來將補助3隊「出國」參加 ACM-ICPC 非臺灣賽區之亞洲區比賽,
每隊最多10萬元。


三個人分十萬出國比賽,肯定多很多 …

[2013/4/27]
量產報告,質量不高
[UVa] 10005 - Packing polygons.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NTQzTVBPai1IbTg/edit?usp=sharing
[UVa] 10745 - Dominant Strings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bGxZX0Q5MzhQTUE/edit?usp=sharing
[UVa] 10043 - Chainsaw Massacre.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bUNjeDJ1RjJ4Z1E/edit?usp=sharing
[UVa] 10084 - Hotter Colder.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NnVrYUpLd3I0N3M/edit?usp=sharing
[UVa] 10804 - Gopher Strategy.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OGN6UFpEaDE3Yk0/edit?usp=sharing
[UVa] 10969 - Sweet Dream.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MnB3NFF6YjEwNkk/edit?usp=sharing
[UVa] 12064 - Count the Points Inside.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Szg2LUtHdWJJMzQ/edit?usp=sharing

[2013/4/27]
[TOEIC WATCH]
你知道多益成績除了對升學、求職有幫助之外,還能做甚麼嗎?


我當然知道,可以「摧殘我的信心」,該死的廣告信 (`д´)っ゛
繼續做 ppt。

[2013/4/28]
比完賽了,決勝題居然是 UVa 題目,資料庫勝出!微分代數,線段重疊,糟糕的模擬,看來我還沒有將 UVa 寫盡 ヾ(´∀`)ノ


果然還是背景知識比較相同的對象,話題比較聊得出來。

[2013/4/30]
題目跟上個月一樣,是想要怎樣,大家練上傳手速?


Inker 神啊! <( )>

[2013/5/1]
總有一天,我連 sort 都會忘記。
今晚報告噩夢什麼的,我也會忘記 … 但願。

[2013/5/8]
大學宿舍開房原來千奇百種。

//它們之前到底是遇到什麼樣的室友 >>>

[2013/5/8]
「带花树开花算法」這演算法名稱也太繽紛了!

[2013/5/10]
昨日音樂會,施國琛教授親自表演,
中間有個小插曲,記不是很清楚,簡單描述一下。
教授:「我原本要請學生幫我伴奏的,但他們忙著寫程式沒時間練習。」
教授:「 … 那上計算機概論的大一同學,以後不要寫程式好不好?」
教授:「 … 很感謝學生 … 因此這裡宣告計算機概論 ALL PASS。」
(台下歡呼聲)
主持人:「感謝教授的演奏、同時恭喜資工大一同學。」

想要我寫的代碼(包括 PTC、ITSA … 等) 都可以找我要的,我會盡力提供。不過就如大家所說的,代碼沒有寫註解等同於沒寫,這一點見仁見智,謝謝您的欣賞與讚賞。我的能力有限,表達不夠完整的地方就交給其他人去補充了。

首先,先說說上次論及到的專題製作,最後我找的鄭永斌教授,他很注重學生的 coding 能力(即實作能力),同時也對現在考研究所的制度相當感慨,由於這一點導致學生好不容易要開始專研領域時,跑去補習班重複做些原本就會的事情,或許有人說這是精熟再精熟,但反問之,你還記得你曾經補過習的內容嗎?想必大部分回答是:「沒有!」在仔細思考一下,如果「有」,那麼一定要藉由補習嗎?很少教授這麼直白地且不斷地說明自己的想法,但這不是我選教授的原因。

只因為我不知道要找誰,鄭教授是做物件導向程式、除錯視覺化為主,我也只學過一點點物件導向的概念,於是想專精一下?之前問學長,聽說上一次鄭教授並沒有收滿學生,想必是沒有那麼熱門,但沒想到這次居然還太多人呢,於是乎單人的面試就這麼開始了!或許,有人對我有信心,但有時這並不是都是對的,有能力在這一領域?還是更有能力在另一個領域?我們並不曉得。

教授問了我幾個問題
「你說你寫過 ACM-ICPC 你有寫過 ZeroJudge?UVa Online Judge?你在這裡寫了多少題。」

兩邊個都 1000 多題了
「那你比較擅長什麼演算法嗎?或者比較喜歡哪個演算法?」
ad-hoc 吧,經典的也就那幾個,沒有特別感興趣,我不懂得也很多就是了。
「你知道物件導向為什麼需要 “多形” 這個概念嗎?”繼承” 又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這裡要明白 “多形” 並不是 overloading,很多同學到了大二還是搞混了!
簡單的說,父類別可能有一個統計的 function,由於子類別也是同類,但父類別 method 撰寫時
並不曉得在此之後衍伸了什麼樣的子類別,如果這 method 不需要修改,多形就這麼派上用場了。
如果 B extends A,事實上 B 是 A。

當然,教授一開始仍不知道我是誰,只知道我跟 Inker 一起出去比賽過,我沒 Inker 聰明,會的領域也很少,而在會的領域中,也學不深。

說到 PTC 補助隊伍出國比賽 ACM-ICPC,請別直覺想就是我們這一隊,其一是因為我們的大四學長光榮畢業了,只剩下 Inker 戰力滿點,但比賽所需要各方面的人才,而我充其量只是個資料庫而已,有時甚至資料庫損毀,那麼還少一個人呢!要同校的情況下 … 不知道呢,要看看 Inker 要不要參加比賽,沒實力去比賽也只是被台清交成的隊伍電,更別說國外隊伍。而且 Inker 還不見得想跟我一組呢,吾等性格儒弱、品行惡劣、情緒不佳、資質駑鈍,唯一的長才也是缺點的就只有 “固執”。

想今年初,定下一個不參加 ICPC 與 NCPC 的願望,說不定真的會有機會實現。

「我啊,能不考試就不考試,能不檢定就不檢定」

雖然”程式語言”這門課,提供了一個補考,可以用來加期中考分數八分(如果原先及格的話),如果不及格,直接變成及格,當然我並沒有參加。不喜歡考試可不是說說算的,至於檢定的部分,拿個 TOEIC 380 分是想要笑死誰,還有一個 CPE 檢定,教授不想承認學生有編程能力就直說了,明明已經在此得到不錯的成績,卻因為不是這個學期,就不予認可,是想要幫主辦單位增加參與人數?還是想要增加學校資工的知名度?

幾天前,班上同學遞給我一本書,叫我看看,當然滿心歡喜地收下了,難得有同學關心我,但我卻叫不他的名字。對了,當然不是女同學,我還沒有足夠的魅力可以使人這麼做。至於書的內容「標竿人生-我究竟為何而活?」看到標題真的是心涼一大半去了。這種啟發式的書目,除了建議以外,沒有其它可取之處。

列出幾句我認為不錯的句子:
「我勞碌是徒然,我盡力是虛無虛空。」
「我的人生在單調乏味中施行-毫無盼望地日復一日」
「我毫無生趣,厭棄生命,別理睬我吧!我的生命毫無意義。」

我知道上帝之子耶穌基督,我們只為了神而活,我們只為了取悅神而發揮才能 … 如果我能早一點被灌輸這樣的想法就好了,但沒辦法,我無法接受。相信一定會有人建議 從現在開始相信神,但我真的無法以自己的角度找到目標去實施。沒辦法做到一點,還談論什麼神,神也沒有告訴我-我的目標,只叫我自己去找。

說說一下教授的發言好了,幾句還挺有趣的。
「我想見到你,但不希望明年再見到你」(希望學生別缺席,導致明天再來)
「千萬別給學弟妹們考古題,會使得他們喪失自我學習的能力。」

終於得到 liouzhou_101 QQ 號,也不是每個大陸人都會用 QQ,不過藉此交流一下也不錯,當初還以為我追得上他,但我的成長突然間達到的極限,沒辦法在追上去了,這何等高手啊!
但沒想到聊的第一句,居然希望我去比 codeforce,就連 google code jam 我都不想比!不是說參加就會得獎,是根本看不懂題目,看懂寫不出來的居然也相當地高的。

緊接著是 ITSA 桂冠賽,以及靜宜大學舉辦的程式設計競賽,除了學習外,就是”避”賽。除了比賽外,我不會走出校門。除了上課外,我不會走出舍門。說是一個「宅宅」也不為過,也認同這麼稱呼我。

這學期跑去聽音樂會,大概是對我來個壯舉了,不怎麼喜歡去團體或人多的活動。其一的原因是,之前在高中參加營隊時,通常營隊必然是會畫分小隊小組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有好的人際關係,總之沒有好好地跟那些人搞熟與認識過。最恨的是大地遊戲、團康,記一些規則後,馬上就必須玩這些遊戲,對我來說實在困難,而且遊戲也沒好好地玩過,對我來說是個恐懼。

「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下一步要做什麼?」
「等等!」
「可是大家都在看我!」
「這樣的我真是愚蠢。」
「等等,剛剛喊到誰,我沒聽清楚!」

乾脆把我晾一邊吧,我不想破壞你們的興致。於是乎,一次一次地失敗,我再也不敢參加這種活動了。通常營隊也常有舞會的部分,我不會跳舞,也沒什麼節奏感,即使是跳很簡單的動作。參加舞會的時候,有時會隨機安排男女一組,想想我是何等人物?不時尚的,不帥氣的,愚笨的,土氣的。就這麼幾點,哪個女生會願意!當然也不好意思去破壞她們想要與其他人交流的機會。

而口中說出的話,總是沒有條理地,而且有時還會誤傷人,但有時並沒有那麼想過。一些自身的反應讓我對自己感到十分的厭惡,要成為可與別人交流的人,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還是打打字就好了,說話?門都沒有。

如果真的不相信,有空可以找我來測試測試,一定會讓你信服我所說的。

最後,很高興認識妳,中間那段兩個月的空白期,還以為我做錯了什麼,而不敢說些什麼。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