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

最近沒截圖,先拿老尼克給的圖墊墊。

說是最近,也是好一陣子沒寫這個日記了,其一原因是這漫長暑假、單一要素生活,也無須紀錄什麼。

寫 ACM 題目是我最常做的事情中最有意義的事情,雖然說是有意義的事情中,也是唯一一件事情。暑假漫長到看到寥寥無幾的對話欄位,以及空蕩蕩的行程,我也跑去墮落玩遊戲了。

我沒有像其他人到處旅遊,也沒有學習多種技能,更別說為了升學而努力。說是玩遊戲,倒不如說想去看看人,但沒想到連遊戲都交不到可聊天的對象,實在是出乎意料地成功。不知道何時開始,第一次出現長久的停滯感,以前都還可以跟一堆網路好友玩玩遊戲,現在卻一個也無法交上。

「也許有人說我是個怪人」

不要說也許,肯定是的!雖然口頭上講「覺得遊戲無聊」也是因為鮮少在遊戲中獲得成就感,沒獲得成就感的遊戲根本不是娛樂,而是折磨。雖然也曾經被 M 了一陣子,實在難以描述那種感覺。

高中同學一年一次的同學會,畢竟我們三年沒換班,常聚在一起很正常的,但是今年暑假的同學會,大部分人上了大三後,分道揚鑣的感覺更加強烈,有目標有理想的人越來越多。跟老師聊聊近況時,除了討論被當了幾科成就外,再者就是討論有沒有交女朋友的敏感話題 (男校的同班同學肯定在意的),接下來的話題大致上就是酸甜苦辣的辛酸史。

不喜歡參加活動的特性,相當於不喜歡參加比賽。這說來話長,不是什麼孤高自傲的心態,而是反應慢半拍,難以即刻應付交流,為了避免尷尬場面,當然不喜歡參加,是很想很想參加又如何,對於一個基本條件都沒有的人,為什麼去追求?總是在對談中,突然聽不懂一條規則、一條字詞而掉了線,常犯這個的情況下,誰不會覺得痛苦。不喜歡發言的習慣-你明白的。

聽懂別人說什麼 (可以在腦海中浮現字幕),策略有 2 種,第一種是頑強的辨音能力,第二種則是採用窮舉分支路線。第一種不知道為什麼早已遺失的技術,就連中文對談的影片,我也需要中文字幕,即使是演講影片也是如此。

當一個食物在水平水準下,開始敗壞的那一瞬間時,下滑的速率會是成千上萬倍。

我想說明的是,當趨勢出來時,畫分的速度是指數曲線。即便如此,還是什麼都沒說明到。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參加今年度的程式比賽,因為遺失「為何參加」,其中有件事情讓我非常受挫,那道攀爬不上的高牆不說,而是軟體程式競賽比較吸引人,做出實用的程式比較有用。但我也不想去搞那種比賽,不是沒興趣,只是此時出發挑戰時,卻已發出「記憶體不足」的警告。一直看不懂英文題目也是主因,總不能一直賴著隊友,全知全能全善不是教育的主要目標嗎?全人教育的體制下,儼然地成了廢棄物。或許扭曲了原本的用意,也或許是自暴自棄,找不到強大的理由讓我支撐動起來-放棄了。

而且去年比賽時,也說了明年不參加比賽,如果此時反悔的話,算是說謊了吧。已經爛到不可再爛的地步,更不想為了這個事情說謊。

仔細思考一下,專題沒收到教授發的信件,開學之後詢問也沒下文,沒跟同組同學交上朋友,不知道是不是被拋棄了,現在的我處於孤立的地位,無可動搖的是-越來越糟的曲線。

開學後,新的學弟學姐大概也談論不上話題,反正我是一”個”怪人,看到上面一排文字後,誰肯多聊幾句。

現在再談論到今年的修課問題,要湊齊 16 學分才能避免被退學的規則,雖然是很公平的分發,正因為「公平」也選不到什麼課,一開始除了 3 學分的必修外,我的課表空空蕩蕩!壞事接踵而來,好事避而遠之。

老話一句「能者過勞,不能者徒勞。」

別以為我拿書卷就很聰明,也不想想每一科都要把後面習題寫盡的那種可怕,也許可以不寫。但也沒新的目標,或許是要有個強烈的企圖心,但在沒語文能力下的人來說,好比四肢缺了一隻,那種徬徨!想必是會看到這篇人文章中,只有非常稀少的人能夠明白。

跟著學新技術潮流而走的話,真的要天資聰穎,高科技產業雖然一直推成出新,也不想想他們每次都要創造新功能的產品來吸引人,如果中間有一段時間沒進步的話,整個產業就會沒落消失,成長曲線早晚都繪有個極限。

看不到希望,只能說這種話。

Read More +

發發牢騷(編輯中)

不要!我不要過把乳牛當成戀人的黑白高中生活

現在吃飯成了唯一的樂趣

啊,抱歉,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夢想

突然有種「時候到了」的感覺,雖然說最近還是一如往常地在寫 UVa 題目,不經思考這到底能做什麼鬼。也同時在 Unfortunate狗 進行題目的中文翻譯,以非常爛的英文進行翻譯,放上 google 翻譯,再根據寫題的重點整理一下,把自己看錯的地方重新審視,大致上就這麼過去數個星期。的確是什麼也沒做的頹廢人生,有人也許會認為寫題目不錯,不過那也屬於沒有生產功能的行為,貼貼題解也好,作作分享也罷,也只不過是微乎其微的小動作,就跟遊戲攻略一樣,等到改版通通變垃圾。

我只是在描述所作的舉動,個人觀感即是如此,如果對此懷疑,也不用擔心,那你肯定是不同世界的人,你所擁有的生活環境,是團結聯繫、樂觀上進以及無所畏懼,與您共事的人多嗎?談論事情的人多嗎?這將決定於面對生活的態度,不外乎也有獨行俠,不過那也只是奇葩中的少數幾個。上了大學,馬上就是要進社會,到底該做什麼?

Read More +

看了 Nick Old 推薦的 恐怖經典(十):人魔漢尼拔系列, 首先看了「沉默的羔羊」,但覺得少了點什麼,之後便跑去看了 「美劇漢尼拔第一季」,說實在觀看的網站還真有點少,不過看到就值得了,內容十分獵奇,「只有變態才會想去了解變態」「通常研究心理學的內心都有缺陷」,目前還沒有看完,食人魔具有聰明冷靜判斷的個性,更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同時會有什麼後果,這種人做事最可怕。在這個暑假閒閒沒事就來看一下吧。

在 2013/6/8 有上映一部劇場版「春HAL」,檢索結果『HAL 名字源自「啟發式程序化演算計算機」(Heuristically programmed ALgorithmic computer)』不知道是不是如此的意思,內容描述與機器人的戀愛方式,但不幸地沒盜版可以看,也不知道去哪裡看,只好先行看漫畫乾乾癮。至於劇情來說,到了故事結尾有點讓我十分錯愕,以先前的「攻殼機動隊」「夏娃時間」這兩部機器人倫理取向的動畫來說,這部可能還不太夠力。「可愛的女主角,即使是機器人我也可以接受」

而在今年2013春番「革命機 Valvrave」在最後幾集可是讓大家跌破眼鏡的,NTR 場景都出來了,對於流木野咲這女人可是說十分敬佩,也是情有獨鍾的角色性格,男主角時縞春人也是個真男人,做事敢做敢當,如此負責的態度讓我十分佩服。狗血的後宮劇去旁邊!而同時隔壁棚的「翠星的格爾岡帝亞」由虛淵來編劇,果然很快就令人為之驚奇,便當從來不手軟,觀眾看得也高興,哪怕是變態心理的劇情風格,也很熱衷這種劇情。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劇情內容也十分讓人心有戚戚焉,讓我們這些不擅交際的人感同身受的場景,使得這一部特別突出。一群現充(現實生活充實)的人呀,想必你們是不會喜歡想看這一部的。說是孤僻的人也不過如此而已?看這一部動畫,來增加同類之間的思考思路吧。

別再扯看了什麼好,畢竟看完就會忘了,就連台詞一句也不會記得。

首先,距離上次寫日記至今也歷經了很多事情,正準備娓娓道來時,但覺得這個暑假十分特別,原因也是快二十歲的關係。以鄉民的角度看來是條魯蛇,似乎在這麼過下去不是辦法,同好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而做什麼是有意義的?接著要怎麼回答這問題,不是交給別人來回答,應該是擁有自己判斷的能力才是。

期末考過得還算輕鬆,期末考周基本上考的內容不會太難,上課講的內容也只會挑幾個重點出來考,我覺得這挺不錯的,至少考驗了基礎實力,同時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死記。因此在期末考中達到了 UVa 1500 題。

『考了一門,哥只能說「情投意合者勝」。
面對這如此份量的九張 A4 雙面考題不說,絕大部分都是程式碼。
造福程式高手,但只能說我如此百般困惑,一邊寫一邊想,
哥待會要怎麼描述我所遇到的困境,導至遲遲無法下筆。
想當年在 PTT 上看到討論「i = 1, j = ++i ++i ++i」的時候,
就已經下定決心不要看到這種鬼題目,現在又來了,
一般編譯器給的答案是「36」你肯定會說「神馬?(・∀・)」
居然不是「234 = 24」沒錯,當你想說兩個可能比較特別,下定決心認定
「這題的答案是 36 時」但哥告訴你,咱們 VC++ 編出來可是「64」
「簡單易想的 444 = 64」
不說這傷心事了,題外話「++i == –i」true or false?』

『考期末考最特別的全新感受,你將可以”即時”知道你考了幾分,
甚至在你寫每一題的時候,當然甚至可以知道臨桌的同學暗槓了你什麼,
「什麼?這題他居然會寫?」
以上皆為 CPE 形式的考試,今天只能說一直鬼打牆,
題目沒說明到底範圍如何「我擦的,運行流程比較特別一直 overflow。」
狂送 10 次之後,已經達到精神崩潰「神馬地,一堆人 AC,我水題練假的嗎?」
「我已經以自身證明了『寫多不會比較厲害』的命題了?」
當然,噩夢還沒結束。接著是一題輸出不明確且多組解的題目,
「當 CPE 系統那麼厲害?會多組解判定?」這只是小試身手。
真正的噩夢才要來臨,「連送 35 次 WA,只好使出陰險小招,狂送答案。」
「不相信三十分鐘內我送不出正確答案!嗶 ─ 突然有人傳來 AC。」
「瞬間,覺得手裡拿著的 AC 相當汙穢,真想丟去一旁。」
原來測資有誤,最後還是測出來了。』

不曉得還會不會參加 ACM 的相關比賽,現在是湊不齊人,再者是感覺根本打不贏的心態在作祟,我們怎麼可能打得贏台清交,雖然很多同學長輩都會這麼說「不要被台大的名字給嚇到了」,不過事實如此,以我的實力來說,很明確地發現自己沒辦法與之抗衡,堆積起來的是別人的知識,活用至今還不曾做過,看得起自己才是愚蠢的自我。教授雖然是給名單希望我們找那幾位同學組隊,不過看到都是現充的人們,讓我感到十分卑微。

雖然想要訓練同學學弟,從未順練過同學學弟,也不知道該怎麼帶,最多一起寫題目吧,不過以我這個宅宅的習慣,也差不多是一個人解習慣了,基本上很少有朋友一起跟我做一樣的事情,要找人做也不是不可以,但總覺得打擾到別人的現充生活,再者是「為什麼已經是現充,我非得還要強化它不可!」這種忌妒的心態連我都十分作噁。

已經過著每天寫 UVa 的一個星期,一道題目乾瞪眼一個小時看不懂的情況很嚴重,與其說解題倒不如說是在看英文題目練習,同時讓我想到下學期到底要不要修進修英文,在這種不對稱學習的環境,卻一定要學習外來文化的語言,當然程序一定是英文的,矛盾得讓我快承受不住。總之,寫一寫也挺苦悶的,不外乎都是一些水題,似乎都沒有長進,頂多下次類似描述的題目時,反應會快了些。

有些同學是留學校做專題去了,每周固定時間 meeting,又或者參加營隊工作人員,又或者跟親朋好友一起出外遊玩,從動畫、日劇的內容來看,很多是大學同學一起出門玩的場景才算是大學生活,現在明白也是有人是什麼都沒參加的大學生活。這個暑假沒什麼計畫,也不會參加什麼比賽,也沒有想學的程序語言,也沒有專題的要求(說不定我被遺忘了?還是我忽略掉了?),因此這個暑假待在家,打開 Facebook 上的聊天室,線上可聊的人十分稀少,也許才剛放暑假,很多人正準備加研習營、實習、講座。
-真覺得我會死在電腦桌前

在期末考結束後,有份模擬 pipeline 的程序作業,照理來講應該是要用硬體相關語言去寫比較方便,但是由於要輸入輸出資料,最後還是選擇用 C base language 去寫,對於流程的設計上還挺繁瑣的,很多同學死在這個地方。經由這次作業讓我明白,同學並不是都很擅長這些,對於別種的程序設計倒是非常強,這種黑白單調的輸入輸出處理交給我們這種閒雜人等去做就行了。不過看到很多伸手黨,希望直接給他看程式碼,好方便讓他交出「屍體」作業。這麼明瞭的態度,讓我很想知道他到底急著去做什麼事情,像我這種整天閒著的人來說可能難以想像。不過要我無緣無故交出代碼,還讓你高分實在違反常理。
-最後來是違反常理地公開,但是卻幫不到任何人。以後還是先培養好感度吧,我的主人。

老爸退休前,開了一場退休宴,之前教過的老師也有來,大體都是在講要不要出國讀書,還是要去哪個地方考研究所,還問有沒有交女朋友,更跳躍是問有沒有帶女朋友回來。如果可以出國讀書、有”女性朋友”,我想現在不會閒在這裡發慌。認為我專業強,可以看到名次前幾名,那也不過虛虛假假,別說我沒信心,那是因為你沒站在跟我一樣的地方過。
-每天不外乎就是跟 Nick Old 打些閒話家常,與之前中興同學互相抱怨學校課業。

尼特族最棒了

-(・∀・) 有很棒嗎?

Read More +

何謂喜歡

[2013/5/15]
今天助教忘記借教室用來考期中考,很抱歉讓原本借教室的同學感到困擾,
替俺們這堂課的助教深感抱歉。
考試前得知了這個消息,立馬去找何錦文教授,
教授表示:「我們遇到天兵了!」
「… (´_ゝ`)」頓時的心情。
教授接續到:「你最近有沒有空?」
「 應該有吧 … (TдT)」按照本能地知道教授不懷好意。
教授說道:「關於上次那個報告,還是把那個算法講清楚,再次報告。」
「(・∀・)」心情盪到谷底。
沒關係,助教失誤之第二次期中考結束就好 ヾ(´∀`)ノ

[2013/5/18]
今天還是打個結果吧,封分數板之前突然躍升第一名的寶座,全局最大流是下次要改善的算法,寫了第一題到第八題,其中突破了錯誤的測資與統計上的假解,學長們,太神了。最後一次的組隊組合

[2013/5/20]
編譯器作業,嘿嘿,雖然看不懂,但是範測有過。
可以算”屍體”嗎? ヾ(´∀`)ノ

[2013/5/22]
「程式設計師應該要注意的是:你的任務,是要實作出一個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案,而不是產出一個呈現完美技術的藝術品。」


不知道有沒有提供「糞級」程式設計師特質,好讓我引以為鏡。
(σ゚∀゚)σ 不當程式設計師!夢想成為一個家裡蹲。
(゚д゚ ? ≡ ゚Д゚ !) 很想耍賴不上台報告。
有時候覺得,何錦文教授是看著我問楊翔雲有沒有來,
我也對著教授直搖頭。
教授表示「比起文字描述,程式碼比較好理解」
從此推論,比起註解,程式碼比較會說話。
話說,真覺得我報告很差勁,可以不要讓我出現在台上嗎?(*´д`)彡

[2013/5/25]
比完賽哩!(˘︶˘) 我的手速還要更快!


「比馬龍效應」真是百般邪惡,
到底是誰一直在暗示我這個智商不足的人!

每次出門比賽,總是會被室友表示「哦?又要出門拿獎金啦?」
(`д´)っ゛獎金哪有那麼好拿!(躲在暗地裡開始數錢 (〃∀〃) )


[官方] ITSA 桂冠賽 題目解法 釋出
https://sites.google.com/site/itsa1st102/dang-an-xia-zai

[2013/5/26]
[記錄] 1400
讀資工系必備特質:M

[2013/5/28]
「怎麼可以輕易地說出喜歡我?那可是承受不住的呀。」
我必須趕快做出回覆,來個選項回覆好了!


gal game ing.

這坑爹的題目!不,是我太愚蠢了。
・゚・(つд`゚)・゚・
世界的頂端,我這凡人遠望就很滿足了,別叫我去爬!會死人!


「這就是 M 經濟中所謂的先期投資。」
「至今為止,我只不過是小打小鬧,做點短線的個人投資而已。」
「但是現在的我不同了,時代總是在不斷變化!」
「我已經不是那種只看中眼前利益的短線操盤手了!」
「我已經是實力強勁資金雄厚的 M 證卷商了!」


現在管理員已經卑微到,
「宿舍誰抓到垃圾放在走道或丟入廁所垃圾桶中,一律發獎金獎勵。」
到底是哪個不文明的人,都已經大學了,垃圾還亂丟!
去檢舉已經不夠了,公開鞭刑,公開鞭刑,公開鞭刑。

[2013/5/29]
[複製文][淚徵隊友] 徵開學後 NCPC 跟 ICPC 隊友
今年的 ACM比賽 是 Inker 大大留在中央比賽的最後一屆了吧
莊立楷大大也離開我們了(榮升交大資工研究所)


其實我想誠徵一起看 UVa 題目的「朋友」就好,
我急切需要您的英文溝通介面,需要一天兩小時以上的潛意識解題,
不比賽也沒關係,一起墮落寫題目吧!
終其一生的學習也抵不過台大生四年的學習,享受那解題的樂趣吧!

[2013/5/30]
「自證預言」的可怕在於
「可以一直寫,一直寫直到 1000 題 …」-預言達成
「可以一直寫,一直寫直到 1100 題 …」-預言達成
「可以一直寫,一直寫直到 1200 題 …」-預言達成
「可以一直寫,一直寫直到 1300 題 …」-預言達成
「可以一直寫,一直寫直到 1400 題 …」-預言達成
當然,用於英文的話 …
「考不好,考不好,不及格」-預言達成 * oo

寫作業到底該怎麼寫才對?不同於一般的手寫作業,程式作業有很多可以研究與改善的地方,花費的時間也相當地多,如教授所感慨的「學生總是想以最快的時間繳交作業,而通常至這些程序都是不好的,而且難以維護」那種急切只為作業而學,只為作業而做的心態,也許沒有錯。如果只有一份作業,那我想花點時間慢磨,精煉思路,擴充作業功能的廣度。但我們資工系作業可說非同小可,不知道教授的年代需不需要修通識課程,或者是國文英文課。如果沒有的話,大一時光可以好好磨基礎,每周都會有幾個小作業等著我們,有手寫作業、程式作業,甚至還有通識報告,要花五六個小時寫一份好的作業?我想並非容易,而且一次五六的小時,又分散不同天修改,對於現在的情況只能說是理想。

「那必然,只會忙於”交”作業」

閒有餘力才會去完成額外的加分題,還有找時間應付期中、期末考,當然不可或缺的是小考。至於為什麼要拚命準備?誰不想利用推甄上研究所,要推甄必須擁有好的在校成績,不然還要花時間上補習班準備研究所所需的考科。

「學越多忘越多,只想好好把握一個角落」

為什麼考期中期末要看考古題?有時覺得考古題反而害了我們學習,只注重考題上的細節,而沒有好好地讀入課本上的每個重點。我想有一個問題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我總是不知道題目想要我回答什麼樣的內容,常發生問 A 答 B 的情況,明明就會,卻必須被貼上”不會”,有點讓人有點難以折服,不在意成績是在於自己會與不會,自己能夠明白,但是如果自己會卻被認定”不會”,那股固執便會湧上來。

這學期花了很多心思在 JAVA 的作業上,雖然我明白這對於未來工作職場上毫無幫助,但是花點時間玩玩、練練邏輯,大概就是人生這段時間能做的。令我感到傷心的是,以為這學期會講到 App 的製作,結果剛好修的這門課並沒有來得急交。全世界都在瘋 App,想要當個開發者,能不做 App 可謂鮮少矣。大學生別等著學校教?我只是說來講講,我對於 App 也沒有很想要學,誰知道等我學成,這世界已經邁入下一個世代潮流。

上了一門程式設計專題研討,其實這門課可以更名「UVa 題目研討與報告訓練」這門讓我十分挫敗,完全不想思考下去,才發現我從來只是看過卻不懂的地方,在報告的同時也了解到自己根本只是隨便說說,還以為自己講得不錯,那純粹只是自我的幻想。

「教授,我們遇到天兵了!」

由於助教把我們的期中考程式碼遺失了,因此舉行第二次考試,沒想到助教當天還忘記借教室,差點引起了無法考試的窘境,當然也不能怪助教,助教也是忙到忘記借教室。至於上機考試的最後結果,以約一個鐘頭完成破台,曾經看過的題目解不出來可就慘了(事實上已經很慘了,很多現在也解不出來。),這次考試採用 CPE 的考試環境,因此考題也大多來自於 CPE 題庫,因此有買 CPE 秘笈且帶入場考試的人大概賺了不少題目。

「楊翔雲有沒有來?」(目視著對我說)
「這傢伙明明有來卻不吭聲。」

說起來教授十分有趣,報告題目的方式跟台灣中山大學的方式有些相似,做個簡單的解題 ppt,然後上台說明自己如何解題。至於討論的熱絡高低,在下無法評論,大部分都是大四大三的學長姊,不怎麼熟。

「已經達到 1400 題」

在解題方面,恰好達成了 1400 題,目標是追上前方排名的 NCU - CSIE 的 158X 題,大概這暑假不是在解題就是在解題,即便是犧牲了無數水題。說實在,反觀以前的我,不知解了多少題,也不知道在追求什麼,這一個自證預言的可怕,一直將我推進無限地獄,不懂還要被迫裝懂。如此虛假的我。

至於明年的 NCPC、ICPC,不知道能抓誰來跟 inker 組隊,我是隊伍中的拖油瓶,在找一個拖油瓶的話,inker 大概會崩潰吧,「開徵女友,不,開徵暑假練 UVa 的朋友。」至於最後會不會組隊比賽仍是個未知數,我們的暑假沒有陽光,對視著螢幕,凌亂的計算紙,怎麼排都沒有出門的行程表,即使在哀苦,內心也不會踏出房間一步的心態。中央大學明天到底會湊出什麼樣的隊伍參賽呢?可是不參賽的話,就拿不到 NCPC 的題目,更不知道自己的寫法會不會在 NCPC 比賽中得到 AC。真不想去,但又想去。

「如此險毒的一張嘴啊,暗地批評他人」

我想,這是一個可惡的陋習,正是在罵我自己。說實在,從那篇管理員想要請求宿舍學弟們好好地丟垃圾,別總是積走廊,甚至丟在廁所開始,我的怒火一觸即發,真不曉得那些人到底是什麼被教育的。上大學之後難道不會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在我的定位中,上大學是進入大學前的磨練,大學之前所學的無法應付職場上的問題,如果不想從科技專業領域的工作話,也許大學就不是個學習專業的地方,而是教你如何辦活動、人際關係相處的地方,如果有人能兩方兼顧、甚至三方(愛情)兼顧,只能大大地感嘆是人生贏家不過。

正因為資質愚鈍,才要努力地在大學不斷學習,時間都耗在房間讀書學習,不是不喜歡玩,而是怕自己一去不返,不想回到這個地獄。了解自己的慾望與習慣後,自然而然地連碰都不想碰。在思想上,或許有些偏頗,但無非不是因為個體差異。當我看到同寢學弟不是忙於社團、交際,每天不正常作息,晚餐消夜通通吃,垃圾推走廊,一回宿舍就喊熱開冷氣,出門椅子也不靠,晚上看電影打遊戲,由於被當的科目還必須要在暑假修課,而又抱怨暑假修課學分的昂貴 … 等。由於我不是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為什麼能以這種心態繼續活下去?以我的文化角度看來,不說討厭才奇怪,我不是聖人,無法包容一切。

「不然不喜欢你了哦」

當有人這麼對我說時,心花怒放這詞已經不能形容了,可是回想到剛剛打的文字,不經意地覺得被喜歡是種奢侈,這種人也有人喜歡呀。我總是時不時地傳些趣事給她,雖然只是個大陸網友,總是談談自己的事情,埋怨自己的不滿,但也能一搭一唱,我只能說真是神奇。這裡也收到幾張姊姊她出門遊玩的照片,何等地奢侈。或許這是場騙局,不過也過了四個月,這場騙局也太神祕了些。能找到聊聊的對象也是件重要的事情。
至於,發佈讓人以為我在玩 gal game,只是純粹地有趣,真正認識我的人應該不會這麼想。

「比馬龍效應」

我很笨,但是被人用言靈的力量被期望成聰明的人,因此活得很累。我並沒有那麼聰明。

「ITSA 桂冠賽、靜宜大學程式比賽」

出門這兩場比賽,還以為難得可以做掉台大拿到 ITSA 前面的名次,但是沒想到仍然失敗了,就好像弱者試圖想要打倒強者權威的地位爬上一般,癡心妄想那不可能的事情,從本質上來說,即便拿了也不代表比較強。就是這麼矛盾,不是承認自身是弱者,不然就是在成為強者之後反認定自己是弱者。什麼進行方式都不開心,因為這就是個競爭的環境,沒有永遠的強者,但有永遠的弱者。

在靜宜大學那場比賽,跟了板橋高中資訊社一夥人行動,可說是難得的出門遊,那天也順道回了趟中興大學,不過我想沒人想要見到我,畢竟我已經暗自批判他們的行為,我還拿什麼臉去面對他們,如果說我說的話是對他們好來安慰自己,那為什麼不在他們面前這麼告訴他們。

最後那場比賽,在十九分鐘刷了五題,但是後繼無力。這次比賽沒有跟 inker 組一隊,跟 薒* 與 Old Nick,試圖想要最大化獎金。在這場比賽過後,得到了一個新的稱號「19 分鐘 5 題的 Morris」笑而置之。
最後雖然跟一夥人到一中街,台中市區逛,但我仍受不了龐大的人群,先行搭車回去學校了。

今天參加書卷的頒獎,剛好也是校慶日,頒獎完,手拿著學校給的 100 元園遊卷,天氣真熱、陽光刺眼。在園遊會中買東西還要向人搭話,吃什麼還要思考,如此弱懦的我龜回宿舍。至於那一百元,就這麼棄之他人。

廢話說到此了,因為三個星期又過去。

Read More +

很高興認識你

[2013/4/22]
電子電路炸裂,多益成績也很意外,居然有三百。
(*´д`)彡上帝為我開了一小扇窗,必然會關了很多扇門。

[2013/4/24]
跟我預期的一樣,期中考上機代碼遺失ヽ(`Д´)ノ
就因為這樣考第二次期中考?
//“何”等雷人的助教,下次要記住電腦教室自動還原的時間!重考想害死誰。
///嗯,就這麼第二次展開了

[2013/4/25]
一群學生即將與教授簽專題 …
「想要成為_嗎?那就和__簽訂契約吧!」


「你可能會適合 … 覺得是 coding 高手嗎?」
゚д゚) < 以為我會跟 __ 教授簽訂契約嗎?

[2013/4/26]
[PTC快訊]
本計畫未來將補助3隊「出國」參加 ACM-ICPC 非臺灣賽區之亞洲區比賽,
每隊最多10萬元。


三個人分十萬出國比賽,肯定多很多 …

[2013/4/27]
量產報告,質量不高
[UVa] 10005 - Packing polygons.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NTQzTVBPai1IbTg/edit?usp=sharing
[UVa] 10745 - Dominant Strings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bGxZX0Q5MzhQTUE/edit?usp=sharing
[UVa] 10043 - Chainsaw Massacre.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bUNjeDJ1RjJ4Z1E/edit?usp=sharing
[UVa] 10084 - Hotter Colder.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NnVrYUpLd3I0N3M/edit?usp=sharing
[UVa] 10804 - Gopher Strategy.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OGN6UFpEaDE3Yk0/edit?usp=sharing
[UVa] 10969 - Sweet Dream.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MnB3NFF6YjEwNkk/edit?usp=sharing
[UVa] 12064 - Count the Points Inside.pptx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7RwmWo93u-mSzg2LUtHdWJJMzQ/edit?usp=sharing

[2013/4/27]
[TOEIC WATCH]
你知道多益成績除了對升學、求職有幫助之外,還能做甚麼嗎?


我當然知道,可以「摧殘我的信心」,該死的廣告信 (`д´)っ゛
繼續做 ppt。

[2013/4/28]
比完賽了,決勝題居然是 UVa 題目,資料庫勝出!微分代數,線段重疊,糟糕的模擬,看來我還沒有將 UVa 寫盡 ヾ(´∀`)ノ


果然還是背景知識比較相同的對象,話題比較聊得出來。

[2013/4/30]
題目跟上個月一樣,是想要怎樣,大家練上傳手速?


Inker 神啊! <( )>

[2013/5/1]
總有一天,我連 sort 都會忘記。
今晚報告噩夢什麼的,我也會忘記 … 但願。

[2013/5/8]
大學宿舍開房原來千奇百種。

//它們之前到底是遇到什麼樣的室友 >>>

[2013/5/8]
「带花树开花算法」這演算法名稱也太繽紛了!

[2013/5/10]
昨日音樂會,施國琛教授親自表演,
中間有個小插曲,記不是很清楚,簡單描述一下。
教授:「我原本要請學生幫我伴奏的,但他們忙著寫程式沒時間練習。」
教授:「 … 那上計算機概論的大一同學,以後不要寫程式好不好?」
教授:「 … 很感謝學生 … 因此這裡宣告計算機概論 ALL PASS。」
(台下歡呼聲)
主持人:「感謝教授的演奏、同時恭喜資工大一同學。」

想要我寫的代碼(包括 PTC、ITSA … 等) 都可以找我要的,我會盡力提供。不過就如大家所說的,代碼沒有寫註解等同於沒寫,這一點見仁見智,謝謝您的欣賞與讚賞。我的能力有限,表達不夠完整的地方就交給其他人去補充了。

首先,先說說上次論及到的專題製作,最後我找的鄭永斌教授,他很注重學生的 coding 能力(即實作能力),同時也對現在考研究所的制度相當感慨,由於這一點導致學生好不容易要開始專研領域時,跑去補習班重複做些原本就會的事情,或許有人說這是精熟再精熟,但反問之,你還記得你曾經補過習的內容嗎?想必大部分回答是:「沒有!」在仔細思考一下,如果「有」,那麼一定要藉由補習嗎?很少教授這麼直白地且不斷地說明自己的想法,但這不是我選教授的原因。

只因為我不知道要找誰,鄭教授是做物件導向程式、除錯視覺化為主,我也只學過一點點物件導向的概念,於是想專精一下?之前問學長,聽說上一次鄭教授並沒有收滿學生,想必是沒有那麼熱門,但沒想到這次居然還太多人呢,於是乎單人的面試就這麼開始了!或許,有人對我有信心,但有時這並不是都是對的,有能力在這一領域?還是更有能力在另一個領域?我們並不曉得。

教授問了我幾個問題
「你說你寫過 ACM-ICPC 你有寫過 ZeroJudge?UVa Online Judge?你在這裡寫了多少題。」

兩邊個都 1000 多題了
「那你比較擅長什麼演算法嗎?或者比較喜歡哪個演算法?」
ad-hoc 吧,經典的也就那幾個,沒有特別感興趣,我不懂得也很多就是了。
「你知道物件導向為什麼需要 “多形” 這個概念嗎?”繼承” 又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這裡要明白 “多形” 並不是 overloading,很多同學到了大二還是搞混了!
簡單的說,父類別可能有一個統計的 function,由於子類別也是同類,但父類別 method 撰寫時
並不曉得在此之後衍伸了什麼樣的子類別,如果這 method 不需要修改,多形就這麼派上用場了。
如果 B extends A,事實上 B 是 A。

當然,教授一開始仍不知道我是誰,只知道我跟 Inker 一起出去比賽過,我沒 Inker 聰明,會的領域也很少,而在會的領域中,也學不深。

說到 PTC 補助隊伍出國比賽 ACM-ICPC,請別直覺想就是我們這一隊,其一是因為我們的大四學長光榮畢業了,只剩下 Inker 戰力滿點,但比賽所需要各方面的人才,而我充其量只是個資料庫而已,有時甚至資料庫損毀,那麼還少一個人呢!要同校的情況下 … 不知道呢,要看看 Inker 要不要參加比賽,沒實力去比賽也只是被台清交成的隊伍電,更別說國外隊伍。而且 Inker 還不見得想跟我一組呢,吾等性格儒弱、品行惡劣、情緒不佳、資質駑鈍,唯一的長才也是缺點的就只有 “固執”。

想今年初,定下一個不參加 ICPC 與 NCPC 的願望,說不定真的會有機會實現。

「我啊,能不考試就不考試,能不檢定就不檢定」

雖然”程式語言”這門課,提供了一個補考,可以用來加期中考分數八分(如果原先及格的話),如果不及格,直接變成及格,當然我並沒有參加。不喜歡考試可不是說說算的,至於檢定的部分,拿個 TOEIC 380 分是想要笑死誰,還有一個 CPE 檢定,教授不想承認學生有編程能力就直說了,明明已經在此得到不錯的成績,卻因為不是這個學期,就不予認可,是想要幫主辦單位增加參與人數?還是想要增加學校資工的知名度?

幾天前,班上同學遞給我一本書,叫我看看,當然滿心歡喜地收下了,難得有同學關心我,但我卻叫不他的名字。對了,當然不是女同學,我還沒有足夠的魅力可以使人這麼做。至於書的內容「標竿人生-我究竟為何而活?」看到標題真的是心涼一大半去了。這種啟發式的書目,除了建議以外,沒有其它可取之處。

列出幾句我認為不錯的句子:
「我勞碌是徒然,我盡力是虛無虛空。」
「我的人生在單調乏味中施行-毫無盼望地日復一日」
「我毫無生趣,厭棄生命,別理睬我吧!我的生命毫無意義。」

我知道上帝之子耶穌基督,我們只為了神而活,我們只為了取悅神而發揮才能 … 如果我能早一點被灌輸這樣的想法就好了,但沒辦法,我無法接受。相信一定會有人建議 從現在開始相信神,但我真的無法以自己的角度找到目標去實施。沒辦法做到一點,還談論什麼神,神也沒有告訴我-我的目標,只叫我自己去找。

說說一下教授的發言好了,幾句還挺有趣的。
「我想見到你,但不希望明年再見到你」(希望學生別缺席,導致明天再來)
「千萬別給學弟妹們考古題,會使得他們喪失自我學習的能力。」

終於得到 liouzhou_101 QQ 號,也不是每個大陸人都會用 QQ,不過藉此交流一下也不錯,當初還以為我追得上他,但我的成長突然間達到的極限,沒辦法在追上去了,這何等高手啊!
但沒想到聊的第一句,居然希望我去比 codeforce,就連 google code jam 我都不想比!不是說參加就會得獎,是根本看不懂題目,看懂寫不出來的居然也相當地高的。

緊接著是 ITSA 桂冠賽,以及靜宜大學舉辦的程式設計競賽,除了學習外,就是”避”賽。除了比賽外,我不會走出校門。除了上課外,我不會走出舍門。說是一個「宅宅」也不為過,也認同這麼稱呼我。

這學期跑去聽音樂會,大概是對我來個壯舉了,不怎麼喜歡去團體或人多的活動。其一的原因是,之前在高中參加營隊時,通常營隊必然是會畫分小隊小組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有好的人際關係,總之沒有好好地跟那些人搞熟與認識過。最恨的是大地遊戲、團康,記一些規則後,馬上就必須玩這些遊戲,對我來說實在困難,而且遊戲也沒好好地玩過,對我來說是個恐懼。

「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下一步要做什麼?」
「等等!」
「可是大家都在看我!」
「這樣的我真是愚蠢。」
「等等,剛剛喊到誰,我沒聽清楚!」

乾脆把我晾一邊吧,我不想破壞你們的興致。於是乎,一次一次地失敗,我再也不敢參加這種活動了。通常營隊也常有舞會的部分,我不會跳舞,也沒什麼節奏感,即使是跳很簡單的動作。參加舞會的時候,有時會隨機安排男女一組,想想我是何等人物?不時尚的,不帥氣的,愚笨的,土氣的。就這麼幾點,哪個女生會願意!當然也不好意思去破壞她們想要與其他人交流的機會。

而口中說出的話,總是沒有條理地,而且有時還會誤傷人,但有時並沒有那麼想過。一些自身的反應讓我對自己感到十分的厭惡,要成為可與別人交流的人,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還是打打字就好了,說話?門都沒有。

如果真的不相信,有空可以找我來測試測試,一定會讓你信服我所說的。

最後,很高興認識妳,中間那段兩個月的空白期,還以為我做錯了什麼,而不敢說些什麼。

Read More +